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106章 chapter105
    当天晚上,陆乔在当地一家豪华餐馆为宏成众人接风。餐馆布置在园林之间,隔着落地大玻璃能看见小桥流水,廊角飞檐,环境雅致非常,众人一打听,原来也属于陆家产业之一,不由感叹陆家财大气粗,新晋艺人们对韩菲越发殷勤奉承。

     韩菲今天以半个主人自居,飞机落地不过三个多小时,晚上入席时已换上一套小礼服,罩着斗篷式西装,顾盼神飞,光彩照人。

     林广薇见状暗自撇撇嘴,她与韩菲关系大不如前,现在见她如此风光,心里颇有些不平衡,一阵阵发酸,一时忘记了以前的纠葛,对坐在邻座的叶言言低声说:“听说陆家长辈不同意,两个人上个月才先订婚。现在什么年头了,谁不是真想定下来就直接去扯证,订婚糊弄给谁看。”

     叶言言知道她是两面三刀的性子,不做理睬。

     林广薇又低声抱怨两句,见她没有回应,心里哼了一声,直骂虚伪。

     席间众人无不是吹捧和奉承,韩菲享受众星捧月的氛围,从心里涌出一股满足感,这和平时做节目受欢迎的感觉又不相同,她细细品味这种滋味,体贴地给陆乔介绍宏成各位的身份。来到艺人这一桌,众人率先站起来。韩菲一眼扫过去,高涨的情绪骤然有些回落。叶言言、林广薇,还有今年公司刚签约的几个新人,青春美好,只是画了淡妆,先不论样貌,光是那种娇嫩的气息,就叫人眼前一亮。叫娱乐圈混迹多年的前辈情不自禁感慨岁月流逝。

     陆乔笑着和众人点头示意,看到叶言言和林广薇,目光才稍稍停顿了片刻,美女他见的多了,但女明星又有些不同,尤其叶言言和林广薇两个人,比屏幕上看起来还要漂亮一些,他眼露惊艳,赞美了一句。

     韩菲在他腰上不轻不重掐了一下,“怎么样?我们公司的艺人漂亮吧。”

     陆乔对她宠溺的一笑,“是比屏幕上好看点,但是怎么看都不如你。”

     韩菲笑着嗔视他一眼,拖着他的手臂往下一桌。

     林广薇被两人秀恩爱给腻歪到了,坐下以后整个人有些坐立不安,想学新晋艺人去主桌敬酒,又觉得不该自降身份和他们一样表现。等了一会儿,对叶言言说:“我们也该去敬敬酒,不然被人说不懂规矩。”

     叶言言原先不想理她,她还一直嘀嘀咕咕说个不停。林广薇直觉身份高人一等,同桌几个二三线的艺人,她很少搭理。

     葛一鸣见气氛有些异常,提议说:“你们两和我一起去敬个酒吧。”

     三人来到主桌,对梁洲,陆乔,王泽军,还有几个高层依次敬酒。这时酒足饭饱,气氛多少都有些放开,几个高层开着玩笑要给三人加酒。葛一鸣一马当先,豪爽地替两位姑娘挡酒。林广薇端着酒杯迎上去,“葛师兄喝太多了,我也分担点。”桌上不少人都觉得这个女孩漂亮,脾气又好。叶言言躲在最后面,每次喝酒就抿一小口,动作磨磨蹭蹭,只是笑容乖巧。

     梁洲早就注意到她逃酒的举动,暗自笑了一下,也不点破。

     叶言言敬酒大半圈,其实酒杯才喝了小半杯,抬起头,对上梁洲注意的视线,她抿唇笑了一下。梁洲也跟着笑。

     韩菲眼尖,注意到两人之间隐秘的互动,怔了半晌,不知想起了什么,有些出神,等回神过来,再去观察两人,越发看出一点端倪——两人之间有时视线交错,时间很短,却流露出恋人之间视线追逐感。

     她的心渐渐往下沉,整个人像是突然被人掐住了呼吸,面色也变得难看。

     “怎么了?”陆乔察觉到,细心地问。

     韩菲深呼吸一口,“没什么,就是室内有点闷。”

     陆乔马上叫服务员打开排风。

     韩菲看着他,心想,不能多想,最好就在眼前,何必得陇望蜀。

     可心底那股淡淡的不甘,始终如鲠在喉。

     回到酒店,宏成预定的房间分布3个楼层。叶言言和韩菲、林广薇是同一层。出电梯的时候,韩菲忽然喊:“叶言言。”

     叶言言和曹佳回过头。韩菲说:“让你助理先回去,我有话和你说。”

     林广薇和助理站着,面面相觑一眼,吃惊的说不出话。韩菲又催促她们先走。林广薇眼睛在两人之间来回转,十分好奇,但是摄于韩菲威势,磨蹭着回了房。

     叶言言跟着韩菲重新进了电梯,到一楼餐厅。

     刚坐下,韩菲就语气冷淡地开口说:“你是在和梁洲谈恋爱吧?”

     叶言言沉默以对。

     “这种事你以为别人看不出来,我提醒你,之前梁洲也谈过好几任,就是贺敏,和他好过一个多月,后来也分了。”

     看她对梁洲过往情史随手拈来,感觉真是不爽。叶言言说:“都快半夜了,你特意叫我来就为了说这个?我之前就知道,不劳你费心。”

     韩菲说:“微博女王贺敏和他也才1个月,你觉得你比贺敏还好?”

     叶言言口气戏谑:“至少我比她年轻呀。”

     韩菲一噎,怎么想都觉得这话刺耳,讥诮说:“这种事是看情分,光年轻有什么用,比你年轻的多的是。”

     “那我就放心多了,也不怕他以后找更年轻的。”叶言言说。

     韩菲定定看着她,按捺住烦躁的情绪,慢慢冷静下来,红唇微勾,淡淡一笑,“你应该知道吧,他之前谈了几个都没有成功,是因为他心里已经有人了。”

     叶言言截住她的话头,“接下来你不会说,他心里那个人是你吧。前辈,你是最近没拍戏,技痒了半夜消遣我吧?刚才你还挽着陆总的手秀恩爱呢,这算是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?不怕鸡飞蛋打两头空?这种话幸好是对我说,我就当做没听见了,要给娱记听了,一本书都可以给你编齐了。”她不管韩菲难看的脸色,站起来就要走。

     “叶言言,”韩菲有些气急败坏,“他是喜欢我的,这么多年都是。”

     叶言言头也不回,“喜欢这么多年都没有在一起,说明真是没戏。”

     等她走远了,韩菲还坐着没动,过了好一会儿,她慢慢抬起手,捂住了自己的脸。

     叶言言回到房间,曹佳一脸的八卦表情。她一个字也没透露,胸口又闷又涩,这个时候梁洲发了微信过来,“昼夜温差大,过两天要进山,别穿裙子了,换裤子。”

     他还有闲情关心她的穿着。叶言言一肚子闷气,噼里啪啦打了一大串字发过去,然后扔下手机去洗漱睡觉。

     手机屏幕一亮,梁洲拿过来一看,表情有些发懵,上面写着:微博女王贺敏上次接受采访的时候说过,曾经拍戏遇到一个男演员,想过要嫁给他,可惜后来谈了没多久就分了。今天我才知道这个人是谁,呵呵。

     网上评论“呵呵”两个字是聊天杀器,这一刻梁洲深以为然,他拿着手机,斟酌语句,过了好一会儿,才发了一句不像辩解的话过去,“都是过去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 等了很长时间都没有回信,梁洲感觉到了那种牵肠挂肚的感觉,盯着手机看半晌,恨不能现在就去找她,最后也只能想想作罢。

     第二天,宏成的车队进入黔东南地区,物资车辆紧随其后,最后还有拍摄车辆。到了偏远山区,道路崎岖,路面坑洼,行驶的速度不得不减缓。三天之内,在剑河县、渔寨等地,宏成送去了现金及爱心资助物资,有课本、衣物、还有电脑等。

     边远山区的孩子,对明星的敏感度较低,见了生人有些害羞。大部分都认识梁洲,韩菲原先觉得自己已算得上是家喻户晓,实际上认识她的孩子也只有寥寥几人。剩下葛一鸣叶言言林广薇,认识的更少了。这对众人来说还真算一个特殊体验。孩子们生性淳朴,得到资助特别高兴,合照的时候个个喜笑颜开。

     达到山区之后,夜里只能住在县城的宾馆里。县城地方小,突然涌现这么多光鲜亮丽的人物,当地居民特别新鲜。宏成的人不管走到哪里,都有一群居民围观。

     这天上午捐助完一所希望小学,下午空闲出来,待在县城里也觉得无聊,众人商议,决定下午去山里一片梯田看看风光。

     当地山势陡峭,梯田大多呈狭长型,依山层层向上,远远看着,稻田金黄,像是一块美丽的画板调色绘画形成,美得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 游玩的众人纷纷拿出相机手机拍照。

     韩菲站在田头拍照,下来的时候脚一滑,左右站着的分别是陆乔和梁洲,她条件反射,一把抓住了梁洲。

     “小心。”梁洲扶着她,等她从田埂上安全跳下才放开。

     陆乔拉过她的手问:“刚才没扭着吧?”

     韩菲看着他关心备至的脸,眼角余光瞥过梁洲,心里格外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 叶言言心里也不是滋味,她站在梯田上一层拍照,什么都看在眼里,偏偏现在情况特殊,整个工作团队同进同出,她没有机会梁洲单独相处,更加不能质问。心里又气又疑,那天她在韩菲面前不肯示弱,可有些疑问,还是深深埋藏在心底,不知道什么时候,就会窜出来刺她一下。

     完成贵州地区的捐赠任务,在陆乔的陪伴下,车队从贵州经高速进入云南省。

     沿途休息大部分都是陆乔事先安排好的,陆家产业扎根在云南,地方上很有些能量,到了云南之后,吃住出行都比之前的行程轻松好多。到达第一天,陆乔就领着众人去参观了他名下投资逾7000余万元的茶园。

     山间树绿水清人淳朴,沿途风光极好。顺着山路走下来。曹佳忽然小声对叶言言说:“刚才山上好像有几个人盯着我们这边看。”

     “是不是认出我们来了?”不是叶言言自恋,这段时间他们几乎处于天天被围观状态。

     曹佳蹙起眉头,“几个人鬼鬼祟祟的,看着不太正常。”

     叶言言回头去看,却没有看到任何人。曹佳也只当自己多心,没过一会儿就放下了念头。

     第二天继续希望小学捐赠。众人早就熟悉这套流程,到达牟定县后,各司其职,很快和学校完成捐赠仪式。希望小学盖的简陋,总共4层高,操场甚至没有围栏,孩子们唯一的娱乐就是一只破旧不已的皮球。

     曹佳等几个助理都被叫去分发衣服和文具用品。

     叶言言被几个女孩围着,温柔地陪着聊了一会儿,几个女孩对明星半知不解,但是见她漂亮,说话又亲切,害羞着要求合照。轮番陪着拍了几张,叶言言鼓励了女孩们好好学习。看着她们高兴的脸,她也感到由衷的满足。

     这所学校建筑和城市的有些区别,叶言言找了半天没有看到厕所,最后找学生问,才知道厕所另造在教学楼后面。她循着路线找去,终于看到一个简单的厕所标识。

     厕所面积很大,学生们上课,里面一个人都没有,卫生设备不是很先进,味道奇大,她忍着关上木制的门。

     忽然听到男人说话的声音,“快把她抬上车。”

     声音离得很近,叶言言心想,隔音这么差。

     等她手拉冲水出来,看到厕所门口,两个穿着污脏军绿t恤,黑色长裤的男人在抬地上一个长条麻袋,麻袋口还露出半张脸,头发逶迤。

     叶言言看清那张脸,韩菲!

     “救……”她张口就要叫,脑后蓦然大痛,眼前一黑,失去了意识。

     两个抬韩菲的男人朝女厕里面看,那里也站着一个相同装扮的胡茬男人。

     “你怎么又打晕一个。”

     “她都看见了,一起弄走。”

     “这个是陆乔老婆。绑走可以要钱,这个带着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“日不拢耸,你没听见这次来的都是一个大公司的明星,也可以要钱。带走带走。”

     男人从腰里取下绳子,飞快把人绑起,单手抗在肩上,剩余两个抬起韩菲,三人飞快从厕所后面离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