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120章 chapter119
    餐厅门口,一辆黑色奔驰横在门口,车门打开,一堆人站在车旁眼睁睁看着。

     叶言言感受到众目睽睽下的压力,垂死挣扎,“我的行李……”

     “让马元进和曹佳给你送回去。”梁洲命令。

     她皱眉,周围已经有几个人小声催她上车。叶言言咬了咬牙,坐上车。

     围观的宏成员工齐齐松了口气,不知为何,忽然生出一种助纣为虐的感觉来。

     车子发动,叶言言朝身旁座位看了一眼,很快又移开目光,敛眉垂目,嘴里客气地说:“谢谢梁总。”

     梁洲无名火起,冷声说:“你非要用这种口气和我说话是不是?”他为人内敛,这样怒形于色,显然已经是忍到了极点的爆发。司机和邻座的李勤都被吓了一跳,坐地端端正正目不斜视,对后座发生的事装作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 叶言言有些疲惫,也有些心烦,索性不回答,一门心思看着车窗外。车上一瞬间有些安静的过分。

     梁洲一手解开衬衣领口的纽扣,原本一丝不苟的严肃的风格顿时透出几分不羁来,配上他轮廓分明的英俊面孔,依旧冷峻,却也不乏性感。

     “说话。”梁洲说。

     叶言言撇了一下嘴,“梁总想要我说什么?”

     梁洲真是没有想到,平时伶俐乖巧的女孩,惹人生气的本事也是一等一的,听听,每一句话都几乎要戳进他的肺管子。

     “你和我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?”梁洲一晚上被她的态度激怒了几遭,现在反而冷静下来,“发那么两条糊里糊涂的微信,你单方面不接电话,现在见了面,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?”

     叶言言打量了他一眼,目光相撞,他双眸幽深,她目光澄澈,“我记得电话里已经说清楚了,我们分手了,梁洲。”

     这一次她没有再疏离地喊他梁总,可话里的内容依然让他气堵。

     “我不同意。”梁洲冷静的,吐字清晰的说。

     堂堂梁洲,居然还有耍无赖的时候,叶言言气笑了,眉宇间却是一片清冷,“只是分手而已,你同不同意有什么关系,梁总,你这样可没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 又是梁总,梁洲眉头一挑,瞪着她,“叶言言,感情是两个人的事,你单方面说了不算。”

     司机和李勤听得是心惊胆战,都怕自己知道的太多,恨不得把耳朵塞起来。两人都在气头上,司机却不得不提醒,“梁、梁总,到了。”

     叶言言朝窗外瞟了一眼,已经到了她的小区楼下,她懒得废话,就要开车门。

     梁洲一把抓住她的手,冷声说:“继续开。”

     司机没二话,车子再启动。

     叶言言急了,挫着牙根大声喊:“你疯了!”

     梁洲抓着她的手腕,任她怎么挣扎也不放开,冷笑着说,“没错,你可以试试我疯到什么程度。”

     叶言言瞠目结舌,这样的梁洲,她还是第一次见到。

     车子转弯路过一片城中心绿地,过了跳广场舞的时间,灯光暗淡,人迹稀少。梁洲说:“停车。”

     司机如听纶音,马上刹车。

     梁洲紧握着叶言言的手,“下车。”

     两人先后下车,梁洲还不放手,叶言言有些抗拒,“你放开我。”

     “你答应我们好好说话,马上就放。”

     “你信不信我马上就喊非礼。”

     梁洲笑了一下,“你喊吧。”

     他一脸笃定她不会做出这种类似疯狂的举动,叶言言也的确做不出,作为公众人物,她丢不起这个脸,何况现在身上还背着一网络的骂名,不容她再闹出什么丑事出现在公众面前。

     深秋的夜里冷风塑塑,萧瑟冷清。

     梁洲看着叶言言单薄的身体,如果不是两人这样剑拔弩张的气氛,他甚至想抱一抱她。可她眼里满是防备和冷淡,让他不能动弹。

     他松开钳制她的手,她马上退开一步。

     “言言。”

     “梁总。”

     两人同时开口,又同时一顿。这次梁洲没有再被激怒,他有些僵硬地站在路灯下,面孔被照的半明半暗,沉默了一下之后,他已经彻底恢复冷静:“言言,这段时间,我很想你。”

     叶言言心一颤,几乎就要维持不住表情,她深深呼吸一口气,看着他的衣领位置,“那又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 “我想你,你呢?”梁洲深邃的目光盯着她的表情,不放过一丝一毫。

     “分手之后的想念是正常的,只能说明曾经的这段感情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 梁洲皱眉,“不是曾经。”

     叶言言语气平淡如水,“过段时间就会好的。没什么大不了。”

     梁洲凝视她的目光里透出一丝冷硬的愤怒,“你不该把我们之间的感情贬的一文不值。”

     “就算不是一文不值,也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重要。梁洲,你有更重要的事要做,何必和我在这里纠缠不清。”

     梁洲伸手想抓她的手,却被她飞快避开。他眸光黯了一下,“我知道你对我和韩菲的事有误会,我可以解释给你听。”

     “不需要,”叶言言截断他,“以前很想知道,现在这个答案对我来说可有可无,不是必须的了,现在我很累,想要回家休息。”

     梁洲不给她离开的机会,开口说:“我是出道之后拍了几年戏才回校园读的大学,韩菲和旭晖是学校里和我最亲近的人,那个时候我已经拿到了宏成的股份,有机会成为董事,韩菲和旭晖本来有机会去更大的公司发展,为了帮我,两个人都签约宏成,几年前公司内部派系争斗的厉害,韩菲受前辈欺压,吃了很多苦,因为受到欺负,还伤了肌腱,你不知道,她业余爱好拉小提琴,因为那次受伤,这个爱好也废了。晓晖为了帮我,转型做了经纪人……”

     叶言言听着,忍不住说:“你这是要告诉我,你看待韩菲和沈旭晖一样?他们都是你兄弟?”她把兄弟两个字咬得特别重。

     梁洲沉默了一下,继续说:“最初那两年,我喜欢过韩菲,这点我不否认,但是发现沈旭晖对她有感情后,我就放弃了。我不是喜欢在感情上含糊的人,这几年,韩菲既是我朋友,也是公司重点培育的女星,于公于私都有牵连。但是这种感情不是爱情,她对我来说,是和旭晖一样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 叶言言说:“我终于知道你前面的女朋友为什么都分手了。打着不是爱情的幌子,却时时刻刻那么重要,抱歉,我的世界小,没有办法理解这种超脱的感情。”

     梁洲眼里有几分燥,“我知道这次在云南忽视了你,这是我的错,可是言言,你不能因为这一个错,就否认我们的感情。事情发生的紧急,你们两个之中她受的伤害更多,还失去了一个孩子,我只是想让她不要闹出大事,没想到会伤害到你。”

     叶言言说:“是呀,你没想到,你连我都没有想到,怎么会想到顾虑我的情绪呢。”

     梁洲着急想说什么,叶言言迅速说:“你们究竟是什么感情我已经不想去弄明白。我现在很清楚的是,我的感情变了,我不想和你再继续下去,我没有那种勇气,我也不想自己的爱人心里始终有个特殊的存在。要是继续下去,我心里始终有个疙瘩,你也觉得两边为难,这样即使有感情也迟早有磨光的一天。我们到此为止,你是公司的老板我避不开,以后就当做普通关系不好吗?”

     梁洲脸色铁青,听到这里,嗓子眼似乎被堵住了,他咬牙,“我说不好呢?”

     叶言言说:“反过来说,我这里有一个异性好朋友,我和他之间没有爱情,但是我们之间有更深的羁绊,无论发生什么事,我都会第一时间想到他,事事紧着他,但是你也不用担心,我们不会有更进一步的表示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 梁洲一愣。

     叶言言讥诮地一笑,大步朝车子走去,任他独自站在瑟瑟秋风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