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119章 chapter118
    叶言言和顾沛东在车上聊天,大多是顾沛东在说话。他说起在美国拍戏和广告的经历,近些年好莱坞大片里加入中国元素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,寰盛拿到一个大片里的配角机会,露脸前后加起来2分多钟。本来首选童宇诚,因为拍“一斛珠”的档次冲突,最后便宜了顾沛东。

     中美文化差异大,拍戏规矩也有很多不同。顾沛东把美国导演和监制的古板行为挑了一些有趣的说,逗得叶言言笑个不停。

     车子停在红灯路口,叶言言接到马元进的电话,通知马上回公司开会。她疑惑是不是搞错了时间,马元进强调,“就是现在,议题是关于前阵子网上攻击,很重要的会,快来。宣传部的人都等着。”

     顾沛东只好在半路下车,抱怨说:“你们公司也太狠了,你这才下飞机半个多小时,居然就要回去开会?”

     叶言言也有些无语,这种情况还是头一次遇到。司机半路掉头,很快开到公司。

     会议室的灯亮着,照地室内一片敞亮,两个员工在调试投影,会议桌前坐满大半圈人,都是宣传部的员工。他们也是临时被通知来开会,眼看时间临近下班,用屁股想也知道极有可能要加班,每个人心里都是哀声哉道的,但会议桌的一头坐着梁洲,他们一点哀怨都没敢露,认真检查会议发言内容。

     叶言言来到会议室,没想到阵仗搞那么大,梁洲,宋朝寅,马元进都有与会,她走进去,面色平静的和梁洲打招呼,“梁总。”然后依次而下是宋朝寅和马元进。

     听到她疏离的称呼和口气,梁洲唇线绷紧,什么表示也没有。

     会议开始,首先是针对近半个多月来网上非议的话题和内容。韩菲和叶言言被绑架的事泄露后,网上谩骂攻击不断,由于话题内容劲爆,后期衍生议论也很多,关于韩菲和叶言言在绑架过程中被强bao猥亵的言论尤其恶劣,之后还有爆料诸如叶言言潜规则,韩菲耍大牌等,宏成的女星在外形象一向正面积极,这次被网上舆论攻击,影响巨大。韩菲和叶言言分别都有洽谈中的广告和代言被广告商喊暂缓。

     宣传部之前已经做了一系列应急措施,律师信就发了好几封,几个兴风作浪的营销号已经停止散播不利言论。

     但是网上跟红顶白向来成风,韩菲这些年形象高贵大方,叶言言出道后也一直以正面形象示人,两人陡然遭遇这样的大事件,一部分网民更乐于听到丑闻,于是恶议从未间断。

     等宣传部员工分析完,宋朝寅总结:经过半个月的网上情绪发泄,现在正好是可以进行宣传补救形象的机会,间隔时间太短,网友不容易接受解释,但如果时间太长,话题性降低,效果也会大打折扣。韩菲和叶言言如果携手在公众面前,部分谣言自然不攻而破。

     他说完看向梁洲。

     梁洲突然朝叶言言发问:“你觉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一般这样的会议,作为当事人的叶言言甚至不需要出席,只要经纪人做好把关工作即可。没想到梁洲在会上直接问她。

     出自宋朝寅制定的方案,她当然没有意见,“方案制定的很好。”

     随后又细致地讨论了几个方案实施细节,梁洲宣布散会,员工们手脚麻利散地快。

     马元进叫住要离开的叶言言,“晚上一起吃个饭。”

     叶言言求饶,“我行李还没有收拾呢。”

     “接风洗尘宴,主角怎么能不去。”马元进说,“宣传部的为了你可是忙了好一阵了,这顿饭也犒劳一下他们。”

     几个正在收拾收尾工作的员工被他点到,一脸茫然,听到会餐的消息,在心里掰着手指算加班工时。

     用餐的地点定在宏成街对面的晶轩,粤菜远近有名。排座的时候,马元进招呼叶言言坐在他和梁洲的中间位置,她微微一怔,随即微笑,面色如常地走过去。

     凡是老板在场的饭局,开局都是规规矩矩,中场气氛才减减热闹起来,员工轮流给梁洲敬酒,个个拿出做广宣的才能,溜须拍马的话说的是各种妙趣横生,别开生面。

     马元进给叶言言使了个眼神,示意让她也敬杯酒。叶言言视而不见,闷头吃菜。一圈员工敬酒下来,只剩下一个没动。马元进又用手肘顶了她一下,笑呵呵地说:“还不快敬敬大老板,机会难得。”

     梁洲把一个空酒杯往这边移了移,意思很明显。

     叶言言见躲不过,接过酒瓶,给他的杯里倒上小半杯,拿起自己满半的酒杯,手指托着玻璃杯,红色酒光映着手指葱白,梁洲的视线忍不住跟着她的动作转。

     她看向他,目光清澈而平静。

     “梁总,谢谢您一路的提携,这杯酒是敬您的,我先干为净。”她眉眼弯弯,笑盈盈地说完,慢慢抿酒,一口喝干。

     众人没想到她看起来娇美纤细,做事那么豪爽,起哄地喊了一声好。

     梁洲的脸色却沉了下去,手抚着杯子没有动嘴的意思。

     桌上几个员工感觉到气氛微妙,心里嘀咕,难道是前面几个马屁妙笔生花拍的太好了,叶言言这干巴巴的两句太直白没有创意,所谓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,大老板不开心了?

     酒杯见了底,叶言言打了个嗝。

     梁洲声音冷冷地说:“急什么,又没有人逼你喝。”

     马元进打哈哈,“言言就是太实诚了,来,来,快吃口菜压一压。”

     梁洲面带冷色,气氛就再也热不起来了,席间众人如坐针毡,只是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。好不容易等到酒足饭饱散伙,众人才感觉活过来了。要说梁总平时看起来也很冷峻,但是从不对基层员工摆脸,今天这股寒气简直犹如实质了,众人都是唯恐避之不及。

     到了楼下,梁洲先上车,车门却没有关起,他转过脸来,对站在人群旁的叶言言说:“上车。”

     宏成的员工看到这一幕,惊讶的险些下巴掉下来。

     叶言言哑然,随即马上说:“谢谢梁总,我的车在后面,不麻烦您了。”

     梁洲目光一紧,平静的姿态下仿佛已经可以看到窜动的怒火,“上车。”他又重复一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