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58章 chapter58
    居然是梁洲的主意,叶言言有些不是滋味。送走马元进回到家里,老叶的态度已经和缓,神色颇有几分严肃的和她说:“你既然已经决定做了,就要好好做,别辜负了人家公司的栽培。”

     叶言言答应,不禁又感慨,梁洲和马元进对老一辈的心理掌握的真好,老叶不仅打消了顾虑,还改变了立场,从担心“走上歧路”彻底转变成“公司正规,领导重视,你别辜负”。

     想起梁洲,她感觉有些复杂,刚才马元进的那句话,要说心中没有涟漪那是不可能的,她掏出手机,想着是不是要发条谢谢的短信给他,点开短信页面,那股勇气又很快熄灭了。万一人家再没有回复,她不是丢脸丢到姥姥家了。

     在家休息了两天,叶言言很快回到江城,跑了两个平面广告的通告,随后的半年里,马元进给她安排了一系列的课程,有体形、舞蹈等训练,还有发声练习。她在北京与江城之间两地奔跑,日子过得飞快。

     期间神雕在国庆的时候开始播放,几个主要演员引起的话题都很热门。其中梁嫣神形几乎复制了本世纪初的电视剧神雕经典版本,被观众评为仙气十足。丽娜因为样貌出众,与原著郭芙最相近,也小火了一把。如果说得益最深的,还是耶律齐的扮演者顾沛东。电视剧播出不久,他就因为样貌俊逸风流,给网友留下深刻印象,随着剧情深入,耶律齐的正直深情开始大量圈粉。同时期,寰盛娱乐开始宣传攻势,放出大量平面照片,顾沛东在综艺上频频露面,话题性与热度不断升温,甚至超过了男主角童宇诚。

     有一次周茵在和叶言言吃饭时都忍不住问:”你们原先同一个剧组的吧,关系好吗?能不能要一张签名。”

     叶言言瞥她,“你说过做梁洲的忠粉,一辈子不变的。”

     周茵笑眯眯的,“谁说不是呢,可是梁洲实在高冷,就让我yy一下小鲜肉暖暖心吧。”

     听到这句话,叶言言有些触动,在无人注意的时候露出一丝苦笑来。

     没过两天,在与顾沛东微信联系的时候,她就把签名的要求提了出来,顾沛东回复,好,我过两天正好要回江城,到时候见个面,我给你签名。

     叶言言答应下来,过一会儿才感觉有些不对,又不是她要签名,什么叫给她签名。

     隔了两天,这天晚上叶言言刚洗好澡在吹头发,鬼娃大声喊:“电话。”她出来一看是顾沛东的,他说:“快出来,我就在楼下。”

     叶言言匆匆吹了头发扎起,走到小区门口,左右张望。一旁传来汽车喇叭声。她转头一看,小孔从司机位探出头来喊:“叶小姐,这里。”

     叶言言走过去。

     后座车门被打开,顾沛东朝她努嘴,“上车。”

     “去哪?”叶言言低头看看自己一身休闲的卫衣,迟疑。

     “先上来。”顾沛东说,“不然等会儿被人看见了。”

     叶言言条件反射地坐进车里,小孔调了个头就开动了。她问:“到底去哪儿?约了文哥?”

     两人之前也有几次邀约,大多都是和文哥这一圈聚会,所以她问这一句。

     “约他干嘛。就我们俩。”他极其随意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叶言言一怔,车厢内沉默下来,有些诡异的微妙。

     他转过脸来看她,目光从她蓬松的马尾一直落到她的头颈,啧了一声,“你是不是女人啊,穿那么邋遢就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 叶言言横他一眼,“你之前又没说清楚,我还以为你顺路来送签名呢。”

     顾沛东轻哼了一声,伸出手,“拿来。”

 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 “怎么要签名都不带纸笔的,你这人太不诚心了。”他批评。

     叶言言一头黑线,真想和他说不要了。

     顾沛东从包里摸出签名笔和纸,刷刷写了几个字给她。

     叶言言“谢谢”已经到了口边,一看纸上写着“to叶言言”,气不打一处来,“谁说是给我的,是给我朋友的。”

     顾沛东“哦”了一声,“要的这么急,我还以为你自己要呢。”

     又给他嘚瑟的机会了。叶言言说:“重写。”

     顾沛东又刷刷写了一段,叶言言一看,“to叶言言朋友”,抽了一口气说,“你傻呀,这么写谁能喜欢啊,她叫周茵,草字头下面一个因为的因,重写重写。”

     小孔一边开车一边低笑出声。

     第三遍顾沛东终于按要求签好字,叶言言一阵心累。他把三张签名都塞到她手里,“拿好。”

     叶言言嘀咕:“只要一张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 顾沛东态度强硬,“要么三张拿回去,要么一张也别要。”

     又来了又来了,这个神经病。叶言言无奈收下三张签名,看上面写着自己名字的抬头一阵荒唐感。

     小孔这时候把车往路边一停说:“东哥,到了。”

     叶言言看向车外,是一条比较热闹的街道,两旁都是小吃店和各类小商品的摆摊。

     顾沛东拿出口罩戴上帽子,说:“陪我吃点东西。”

     叶言言觉得他太不把身材管理当回事了,没几个自律的演员会在这个点出来吃垃圾食品,刚要说什么。小孔忽然插话说:“叶小姐,东哥今天上个一个访谈的通告,又马上赶飞机,路上什么都没有吃。”

     她心软了一下,被顾沛东拉着下了车。

     他看起来是饿极了,一路上什么铁板豆腐,串串香,章鱼丸子,就没有他不吃的。期间电话铃响了一次,他看了眼手机就挂掉。没过一会儿,又响,又挂。再响起时,叶言言好奇的看过去。手机屏幕上闪着“章茹”的名字。

     他挂掉后,索性关了机,用竹签叼起一个章鱼丸子问:“吃不吃?”

     对上叶言言若有所思的目光。

     “怎么了?”他挑起眉头,问。

     叶言言犹豫了一下,还是说:“电话怎么不接?”

     他往嘴里塞了一个丸子,一边嚼一边口气很随意的说,”不高兴。”

     叶言言心里有些不赞同,接下来一路上比较沉默。

     他却异常热情,每路过一个摊点就要问:“吃不吃?”

     她被问烦了,口气也跟着不耐烦,“不吃不吃,你就自己吃吧。”

     他忽然不说话了,一直盯着她,眼神有探究,似乎还有些高兴,“看到章茹的电话你不高兴了?”

     叶言言有些莫名,“我为什么不高兴?”

     顾沛东咧嘴笑了一下,眸光熠熠,“那得问你呀,为什么不高兴。”

     看着他耳边还挂着口罩,手上却捧着一碟辣年糕的样子,嘴边还沾了些红色酱汁,模样着实有点滑稽,她心平气和地说:“我是觉得你不应该不接她电话。”

     “哦?”他笑容依旧,感觉却和刚才已完全不同,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 她说:“你能拍神雕多亏了她,现在有名气有人气了就不理她,这样不大好吧。”

     顾沛东啪的把竹签扔在纸碟上,手里那个劲道,让叶言言毫不怀疑,如果他手里拿的是剑的话,说不定扔的就是她了。

     她赶紧补了一句,“这是作为朋友劝你的,听不听在你。”

     “什么朋友,”他冷嗤,“说这么婉转我听不懂,还不如直白点。你是觉得我吃软饭,现在有点起色了,就翻脸不认人了是吧。”

     叶言言尴尬极了,“我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 “你以为我是傻子,你到底什么想法我看不出来?说什么朋友,还不如直接说你看不惯我这种白眼狼做法。别人说的再难听我都听过,你装什么知心朋友良药苦口啊,还不如直接指着我鼻子骂呢,虚伪不虚伪。”

     叶言言听得瞪圆了双眼,“说够了?”

     “没够呢。你倒是看透我了,怎么就看不到自己呢,拍时光之旅的时候,和你们公司的大老板眉来眼去的,当别人不知道你目的呢,你看不上我上位的手段,倒是耍个高明的给我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 “啪”的一记耳光。

     顾沛东手上的辣年糕都洒了一地,他懵了,脸上一阵怔忪。

     “你说的对,”叶言言目光冰冷,一字一顿地说,“我们不是朋友。”

     说完不去看他,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 她心里又憋闷又委屈,跟胸口堵着大石头一样,目不斜视走出老远,才发现自己出来的匆忙,根本一分钱都没有带。

     顾沛东回到车上,小孔回头看了一眼:“哎,叶小姐呢?”

     “开车。”他扬起声音说。

     小孔从后视镜里看到他的脸色,是阴沉、怒火,还有些茫然和懊悔,神色复杂。他立刻猜测到两人是吵架了,心里默默叹了口气,你这样怎么追女孩啊。

     “你和叶小姐说了吗,这后面是大学城,以前你最想来这里吃东西的。”他禁不住多嘴,“人家是女演员,你要不说清楚,还以为你故意带她来吃垃圾食品呢。”

     顾沛东神色幻变,到了嘴边却是愤愤一句,“说什么说,她已经是看不起我了。”

     小孔忍住叹气的冲动,“那也不能把人女孩扔路上吧,刚才她出来好像都没带钱。”

     顾沛东不语。

     小孔只好沉默地开车,刚要拐弯,顾沛□□然语气急促地说:“掉头,回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