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55章 chapter55
    包房里轮番唱了一圈,话筒回到马元进的手里,他点了一首,把话筒塞在叶言言的手里,“来,别摇铃了,唱一首露露嗓子。”

     叶言言还处在半醉半醒的迷蒙状态,世界好像特别清明,但眼睛又有些发花,总算还有残留几分理智,“我不会唱。”

     马元进指着“红尘客栈”说,“这首,不可能不会。”

     一听旋律果然很熟,她拿着麦唱了起来。

     其他人一听差点跪了。

     葛一鸣“啧啧”称奇,“这还有一个音在调上吗?”

     “难怪连王导的歌都说好听,”几个配角笑着议论,“她不是当成千里之外在唱吧。”

     一曲歌毕,马上有人从她手里接过麦。

     马元进一脸复杂地说:“以后拍戏你可能都唱不成主题曲了。”

     叶言言对着他格格地笑,全无愧疚。

     经过她那不着调的歌声洗礼,后面的歌曲听着都跟天籁似的。

     马元进越听越忧伤,叹了不知道几声气,一时没注意,叶言言刚有些清醒,被配角演员拉着一起喝了几杯果冻酒,又迷迷糊糊的。她兴致勃勃,不是摇铃助兴就是摇铃捣乱。

 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叶言言放下铃要起来,马元进问干什么,她说:“上厕所,放水。”

     马元进乐了,还懂得“放水”,看来还是有几分清醒。

     叶言言出了包厢门没走几步,脚下软软的,像踩在云上,低下头看了半晌,才想起今天穿了双高跟鞋。这一刻,她感觉脑子特别清楚,身体却有点摇摇晃晃不听控制,上完厕所,照镜子时发现脸蛋像猴子屁股那么红。

     出了卫生间,她左右一看,走廊和门都长一样,一时记不清从哪个方向来的。她也不急,一边晕沉沉,一边找房间门,走完一条道才想起房间号她根本没记,站在转弯角徘徊。

     一个头发颜色怪异,穿着破洞宽松牛仔裤的年轻男人注意到她,走上前搭讪,“美女,一个人?”

     叶言言没理他。

     走了没两步,男青年追上来,“美女没地方去跟我走啊。”

     “有地儿去,你别烦。”叶言言左右张望,不耐烦地摆摆手。

     听她声音带着醉后的软绵绵,男青年没有因为被拒而生气,笑嘻嘻地伸手去抓她的手腕。

     这时从转弯口快步走过来一个高大的身影,搭住叶言言的肩,声音冷冰冰的,问她:“你认识他?”

     他周身气度冷峻深沉,目光凌厉的扫过来,男青年讪讪的,马上灰溜溜地走了。

     叶言言歪着头看梁洲,说;“看,我找对了,是这个方向。”

     梁洲一看她这个样子,眉头皱起,“你手机呢?”

     她两手拍拍裤子口袋,笑嘻嘻地说:“没带。”

     看她这举动,还跟邀功一样,梁洲反倒被气笑了,眉眼柔和不少,“上次不是很乖会装醉吗?今天怎么都实打实喝了?”

     叶言言呆呆看着他,转弯角落里,灯光昏暗,他的眼里有温润笑意,她有些看不清,把脸凑了上去。

     梁洲被她的举动惊住,一时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 “你别摇啊,让我看清楚。“

     她不但说还上了手,两只手掌摸上梁洲的脸颊,冰凉的触感让他一凛,口气低沉,“叶言言!”

     叶言言露出满足的笑,“是你。”

     这个酒胆,简直是换了个人,梁洲心想。两张脸离着不到一尺的距离,她的脸通红,皮肤又薄又透,一刹那他简直担心她脸蛋上要滴出血来。她的呼吸有点重,酒气里带着水果香甜,潮热的拂在他的颈处,略微有些痒。梁洲骤然生出一种奇特的感觉,半个身体微微酥麻。

     她凝视他的眼,表情特别认真,“我也会唱。”

     “嗯?”他抬眉。

     “因为爱情,我也会唱。”她说。

     回想她的歌声,梁洲忍俊不禁,忍不住点了一下她的额头,“你那也叫唱。”

     旁边忽然有包房门打开,恰巧是红尘客栈的音乐,悠悠唱着,“你回眸多娇,我泪中带笑……”

     叶言言心跳加快,仰着头看着梁洲过分俊朗的眉眼,心里仿佛有七彩光芒闪过,最后归于黑暗,只有一个念头越发明亮清晰。

     脚尖略一垫,朝他的唇亲过去。

     唇碰唇什么感觉……叶言言头有点晕,软软的,温温的,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,根本和小说里不一样。

     她糊里糊涂的感觉到有些失望,在他唇上啵啵亲了两下,想想还有些不甘,于是用舌尖去舔一下尝尝味道。

     梁洲身体一僵,一身的血液都翻滚了起来。

     叶言言踮着脚半晌,脚掌发酸,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 她低下头,腰被手掌捉住,梁洲低头吻了过来。

     不是刚才那种浅尝即止,有软滑的小鱼从嘴里钻进来,在她的口腔里大肆作恶。

     戏弄她,掠夺她,教导她……

     一个真正的吻。

     唇舌纠缠,相濡以沫。

     仿佛有微小的电流从脊椎上窜上来,让她手脚一起发软,整个大脑呈现出缺氧的症状,一片空白。她用尽力气抓着他的衣服,心跳急促地几乎快要停止了。

     吻完之后,叶言言忽然福至心灵,清醒了。

     她微微喘着气,觉得还不如晕倒底,现在她浑身的血液都好像涌到了脑袋,将要爆血管的感觉。

     梁洲放开环抱着她的手,声音有些低哑,“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 叶言言有点混沌,回哪?

     当然是回包厢。

     众人正好在收拾东西,就等两人回来。梁洲面色平静,马元进看到随后进来的叶言言,马上倒了一杯清水拿过去,“你出去是不是又喝酒了,这脸,都快要熟了啊。”

     众人不疑有他,叶言言僵着脸拿起包,跟在众人身后进了电梯,对梁洲的方向一眼都不敢看。

     司机和助理早就等在楼下。叶言言紧张的想,等会要坐谁的车,如果是梁洲的车,她是上还是不上?

     几个配角都没有车,必须分开搭乘。梁洲上车之后,两个配角女孩率先跟了上去。导演和制片也很快带上两个演员走了。

     马元进让她原地等着他去开车。

     叶言言伫立风中,这时才觉得酒是真正醒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