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63章 chapter63
    顾沛东3月就到了影视城,参与拍摄的是一部古装仙侠剧《碧空远影剑》,寰盛娱乐今年小荧屏的重头项目。他拿到的角色是男二号,角色是一个邪气凛然的魔教少主,在隐瞒身份的情况下与女主角相遇,由误会而相识,进而了解,在相处中渐渐爱上她,一往而情深,在剧情后为了女主角舍弃了权位、功法甚至差点是性命。这种情有独钟的专情反派,公司内部评估极为看好。他能在寰盛众多小生中脱颖而出拿下这个角色,有一个最为关键原因,这部剧的导演是今年自立门户的章茹。

     章茹在圈中浸淫十数年,有人脉,有资源,单干之后拍摄的第一部剧就是热门ip,她以往和寰盛合作就多,这次指定演员也是有力捧的意思,寰盛怎么会不答应,立刻欣然同意。

     自从顾沛东接下这个剧,公司背地里就风传不断,议论纷纷,不少人看他的眼神都变了。开机前剧组会议的时候,其余几个男演员有意无意排挤他,女性角色因为导演的原因也故意疏远他。戏已经拍了两个多月,情况还是没有一点改变。

     今天顾沛东的戏份结束的早,卸了妆他坐在试衣间里休息,没一会儿剧务推了满满两大衣架的衣服进来,他索性就躺在角落里小憩。过了一会儿,有两个人进来,只看见衣服,还以为没人,索性聊起天来。

     “我看姓章那婆娘也是鸡蛋里的挑骨头,刚才那条都拍了6次了还不行,对着那条小狼狗就没有这么精益求精的要求了,tmd。”

     “小狼狗要求什么演技,床技好不就行了,四十的女人,要应付好也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 两人不约而同笑起来,一个骂了句:狗男女。

     衣架忽然被人大力踹开,两人回过头,顾沛东从角落里的沙发里站起来,长脚再一蹬,两大排钢制衣架轰然倒地。

     两个人心里惴惴,坐着不动,论身份,他们是公司演艺生,还没有正式签合同,撑死可以算十八线,还不敢明面上和现在明显出头的顾沛东闹翻。

     “顾……”其中一个开口,想含糊蒙混过关,声音却愕然而止。

     顾沛东的食指上夹着一根烟,一手拿着打火机,啪的翻开盖子,有火他没有点,盖起又打开,连续啪啪几声。他浑不在意的样子,眼神谢觑两人,目光阴沉黑暗,在冰冷的深处又似乎有一小簇火苗。

     对上他的目光,两人心头都发寒。撇去顾沛东新一代小生的身份,他本人虽然年轻,身上却有股野性,透过他的眼,能感觉到那种叫人胆寒的疯狂意味,叫人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 顾沛东玩了几下打火机,终于点上烟,慢慢吐出一长口气,迈过一地凌乱的衣服,慢慢从两人身边走过。

     直到门碰的一声被甩上,两人松了口气,一个忍不住发泄似的说:“真tm一匹狼崽子。”

     小孔找到顾沛东时发觉他面无表情,凭着他跟随这些日子的了解,心情很差。

     “走,找个地方喝酒。”顾沛东上车时说。

     影视城很大,包括秦王宫、明清宫苑还有适合古装武侠拍摄的各洞府,周边也有居民配套设施和娱乐。小孔绕出拍摄的那一块,路过一个烧烤摊,顾沛东喊:“停。”

     小孔停了车,陪着顾沛东到烧烤摊,叫了一打啤酒,又点了一些烤串,他看看周围,劝说:“东哥,这里人多,现在不比以前了,咱们得低调点。”

     顾沛东嗤笑一声,打开一听啤酒猛灌了两口,幸好还没到饭点,人特别少,他戴着帽子,帽檐挡住了半张脸,没人认出来。

     小孔还有点不放心,吃个饭跟做贼一样,左顾右盼的。

     顾沛东说:“别瞎叨叨。这地方明星还少,你以为他们没见过世面。”

     小孔心想:明星不少,亲自来吃烤串的肯定不多。看他的脸色,到底没有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 顾沛东冷眼看他,“是不是觉得陪着一起吃路边摊挺丢人的?”

     小孔一愣,马上说:“这什么话,东哥,我是怕你被骚扰。”

     顾沛东扯了唇角,两口就干了半杯啤酒,口气清冷,“这tm就是个屁。”

     小孔不知道他的意思,赔着笑。

     顾沛东又打开第二听啤酒,这时老板送上第一批烧烤,他拿起一串就吃,样子毫无风度,坐相也不好,身体微微弓着,黑色的卫衣圆领下微微露着锁骨,显得很颓废暗沉,又有种不羁的性感。

     小孔观察了一下角度,拿出手机打算拍张照作为今天微博。

     顾沛东冷淡一瞥,“拍什么拍,吃。”

     这时桌上的手机亮了起来,刚震动一下,顾沛东就飞快点了接通。

     小孔发觉他说了没几句,眉头深深皱起,神色更阴沉了。

     顾沛东挂了电话,喊结账,剩下烤串也不吃了,顺手就拿了一听啤酒。

     小孔按照他的要求,往宋朝城下方向开,一路偷偷观察他的脸色。

     顾沛东一只手挡在眼前,像是假寐,看不出在想什么,又像是什么都没在想。

     小孔看到叶言言陪着一个农村大妈站在城墙底下还是很高兴的,转念一想,不会是她碰上什么麻烦了吧。谁知停了车,顾沛东抢先下了车,没有招呼叶言言,对着那中年妇女喊:“姑。”

     虽然是方言,但叶言言也听懂了,知道两人是亲戚,她放心了大半,刚要开口告辞。

     中年妇女猛的一下扑过去,拉着顾沛东的手,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开始哭诉,她音量高,语速又快。

     叶言言和小孔都听不太懂,依稀就听明白几个词,“40万”“欠债”之类的。

     顾沛东刚才来的路上脸色不好,当着中年妇女的面,却显得很有担当,静静站着,表情也不像平时那样吊儿郎当,唇紧紧抿着,有几分严肃。

     他用土话和他姑交流了几句,然后招呼叶言言和小孔上车。

     叶言言被他阴沉的能拧出水的气氛所震慑到,稀里糊涂跟着上了车才发觉不对,她跟着干嘛。

     顾沛东几句话安抚了中年妇女,转过脸来问她,“你在这里拍戏?”

     她点点头,眼角余光注意到顾沛东的姑姑抹了一下眼泪,车里气氛凝重的叫人呼吸不畅,她轻声说:“前面路口放我下来吧,我约了人吃饭,在这附近。”

     小孔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 顾沛东有些烦躁,扒了一下头发,垂下眼帘,直到她快要下车的时候才说:“今天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 叶言言羞赧地回,“小事,我先走了,再见。”

     他定定看着她,“再见。“

 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这一桩事对叶言言来说算是拍戏过程中一个插曲,事后想了一下,也许是顾沛东的姑姑直到侄子在这里拍戏,却不知道到底是哪一个区,所以路上看到人就问,这么巧就让真的认识顾沛东的她给碰上了。

     兴许是家里遇到什么难事了。她脑中时不时会闪过这个念头,几次拿起手机想问一下,又觉得唐突。

     没隔几天,这夜她都已经上床打算要睡了,突然接到了小孔的电话,说顾沛东喝醉了,求她来帮忙。

     小孔在电话又是哀求又是哭腔的。叶言言心软了,再想到前几天那件事,心里莫名沉甸甸的,叫上曹佳,两人一起打车循着地址找过去。

     顾沛东高大瘦长的身材,窝在烧烤摊上,脸完全埋在桌子上,头发都被酒打湿了,一缕一缕的。

     小孔看见两人来了,表情如释重负。一面说着不好意思麻烦你们女生,一面用眼神哀求两人一起动手帮忙。

     三个人里最孔武有力的居然是北方姑娘曹佳,她和小孔一边架一个手臂,把顾沛东拖起来,叶言言结账拿了东西,怕别人认出来,还特地戴着大口罩,一行人行迹古怪稀奇,幸好影视城周围的摊主都是久经市面的人,半点不好奇,还好心送了两个塑料袋,说,“路上用。”

     叶言言没明白,可是马上——

     把顾沛东塞进车里的时候,他面朝下颠了一下,张口就吐出一堆秽物,瞬间车厢里弥漫着一股子酸臭味。

     三人面面相觑,小孔快哭了,看着两人说:“叶小姐,求你先忍忍吧,这么晚不好叫车,我先送你们回去。”

     算了,帮人帮到底,送佛送到西。

     三人分工合作,有搞清理的,有拿袋子兜着他脸的,还有发动车的。

     为了防止他第二轮搞破坏,叶言言把塑料袋就罩在他嘴上。

     手忽然被大力抓住,顾沛东倏地睁开眼,舔了舔牙,锐利的精光一掠而过,马上又涣散了,他用土话嘀咕了一句。

     她问:“他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 小孔和曹佳都摇头。

     顾沛东就那么直愣愣地盯着她看,喘着气,唇抖了抖。

     她低头:“你说什么。“

     “叶言言。”他躺在座椅上,从胸腔里幽幽念着她的名字。

     他的声音,又哑又沉,让叶言言心颤,她抬头看另外两人,他们似乎没有听见。

     手上被握着的地方又热又烫,她听见他又喊了一声她的名字。

     他的脸被酒劲熏的通红,闭上眼,眼角,慢慢滑落一滴泪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