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27章 chapter27
    韩菲眼尖首先看见了,朝马元进一瞥,“看看,人家小姑娘面皮薄,哪经得起你这样捉弄。”

     马元进抽了两张餐巾纸,三两步上来,歉意地说:“哎呀叶小姐,误会,真是误会。”

     叶言言嫌恶地一把推开他的手,低头用力拍了拍裙摆,站起身的时候她力持镇定,可是手脚控制不住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 “叶小姐。”梁洲忽然开口。

     叶言言没有看他,伸手在脸上擦了两下,声音带着一丝抖,“我知道你们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,像我这样的人微言轻的小人物根本不放在你们的眼里,不过幸好现在还是法制社会,这里也是公众地方。”她从包里拿出手机,调成拍照模式,对着两桌啪啪拍了两张,回头又对马元进拍了一张,他站在原地不敢动弹,露出无奈又歉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 她继续说:“本来想要签约宏成,看来是我想法天真了,就这样吧。”说完转身就要走。

     “叶小姐,”梁洲再次开口,语气沉稳镇定,“关于刚才的误会我可以解释。”

     叶言言紧紧抿着唇,脚步半步不停。

     马元进肥胖的身体挡在走廊上,眉毛嘴角耷拉下来,双手作揖,“叶小姐,刚才是我过分了,你别生气,要怎么罚都可以,你说了算。这全是我个人的主意,和公司没有关系,你还是听一下梁总怎么说吧。”

     梁洲起身,走到叶言言的身后,语气柔和地说:“叶小姐,事情关系到旭晖,我们在做法上可能有些过激了,还请你能够谅解。”

     叶言言脑子还是乱哄哄的一团,那一瞬间血好像全冲进了脑子里,连自己说了些什么都不是很清楚。她的一生中还从未经历过这种局面,心里难受的如同堵着大石,想要大声喊叫,想要发泄,可旁边的人此时都陪着笑脸,服务生也走了过来收拾残局,笑得特别谦恭。那表情里分明写着,要是她再发火就是无理取闹了。

     她眼眶憋的通红,硬忍着不流泪水,僵硬的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 梁洲:“你先去洗手间,冷静一下。”

     叶言言反射性就要拒绝。

     “用冷水洗一下脸,等你冷静下来,我们再好好谈一谈。”他温和的说,有种让人镇定的奇异力量。

     服务生上前领着她送到洗手间门口。

     冷水拍上脸,眼泪顿时崩不住,她无声地哭了一会儿,门口高跟鞋的脚步声不疾不徐地走了进来。韩菲在镜子里对她笑了笑,“他们都有些不放心,所以我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 什么不放心,厕所在走廊最尽头,又没有第二道门,想逃也逃不了,难道还怕她因为这么一次丢脸就想不开?叶言言虎着脸,洗了脸再慢吞吞洗手,随后抽出一张纸巾。

     “这对皮肤不好,”韩菲在一旁出声,从随身的小包里拿出一盒粉饼,“要做女演员的人,不能对自己那么马虎。”

     叶言言没有接,在镜子里和她对视一眼。

     不可否认,韩菲与屏幕上看起来别无二致,肌肤细腻,容貌美丽,一言一行像是她扮演过的很多角色,无一不是秀外慧中,美丽优雅,带着一股子中国古典美,还很大气,简直达到了女人的极致,如果在平时遇到这样的她,叶言言一定会又憧憬又感叹。可是现在,她没有办法欣赏这种美。

     韩菲即使什么也不说,仅仅是站在那里,就有一股顶尖女演员的居高临下。

     “谢谢,我不用。”

     韩菲抿唇笑了一下,把粉饼放回包里,一点不见被拒绝的不悦。反而柔声劝说:“叶小姐,刚才真的就是马哥开个玩笑,没恶意的,想到你会这么当真。”

     叶言言已经冷静许多,闻言抬头,“平时他也和您这么开玩笑的?”

     韩菲眉梢一挑,笑意淡了两分,过了一会儿后才说:“整理好了我们快出去吧,他们该着急了。”

     两人前后脚走出洗手间,韩菲已经没有刚才那种平易近人的意思。

     服务生把他们领到包间。

     推门进去,梁洲坐在桌前,对韩菲说:“我和叶小姐单独谈一下。”

     韩菲飞快掠他一眼,浅笑盈盈,“也好,你说肯定要比马哥说有用的多。”

     叶言言捏着包的手紧了紧。

     包间里只剩下两人时,叶言言莫名的感到几分紧张。

     梁洲客气地招呼:“请坐,不要紧张。说起来今天该紧张地应该是我。”

     叶言言坐到他对面,这个场景似曾相识,不久前在沈旭晖的房子里也发生过,她忽然想到。

     一杯热茶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 梁洲笑笑,冷峻的面部线条柔和下来,犹如春风拂过。

     叶言言接过茶,别开眼。

     “刚才是老马考虑不周,行为过分,我代他向你道歉。”他开口说。

     叶言言喝了一口茶,轻轻呼出一口气,“您说考虑不周,我却觉得是考虑周全。关于这一点我们实在没有必要争辩,如果您是担心刚才的照片,现在我就可以删除。”

     梁洲看着冷静下来的她,似笑非笑,“你以为我是担心照片?”

     她不语。

     “拍到同桌吃饭,不能说明什么吧,”他说,“这种照片哪个八卦传媒都不会要,刚才你说这里是公众地方,我很赞同,不过这里的老板恰好是我。”

     不同等级之间根本也就不存在较量问题。

     叶言言无意识捏紧了茶杯。

     “别紧张,我这么说没有恶意。只是想把情况和你说清楚,免得再产生什么误会。”

     叶言言撇了一下嘴。

     梁洲恰好看见了,笑了一下说,“其实这件事也不能全怪我们,之前叶小姐说认识旭晖,我特地请人查了旭晖的所有通讯资料,在他出事前的一年里,没有任何一个和叶小姐有关的电话。关于这一点,你可以解释一下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