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78章 chapter78
    章茹没有想到这种小打小闹居然可以惊动梁洲。她不是菜鸟,这几句漂亮的门面话里面什么意思,心里门儿清。

     上来先套了一个“兴师问罪”的帽子,至于说“得罪”,直接就是指责她以大欺小,还有那一句“真是她做错了,我马上让她给你赔礼道歉”,这话得反过来听,意思是,如果她没做错,今天这事就要说清楚了。

     章茹在这个圈子浸淫多年,大风大浪见惯了,顷刻间已经调整好表情,口气平和,“梁总误会了,您这旗下人才济济,我是见才心喜,过来套下近乎。大概是说话急了,让叶小姐产生了误会。”

     叶言言听得险些吐血,看这变脸的功夫,当导演都屈才她了。曹佳也是一脸不忿。

     章茹表现圆滑的多,这会功夫还能对叶言言露一个笑容,“刚才没说清楚,你进这个圈子还是我领进门的,看你进步那么大,我是打从心里觉得高兴的。”

     曹佳插嘴,“章导,您刚才可不是这么说的,左一个老总,右一个富豪,还说要言言放谁一马,不像是高兴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 这个时候正是助理发挥作用的时候,有些话,艺人当然不能说也不能说,助理就没有这方面的顾忌。何况曹佳经历全程,早就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 梁洲一听就明白了刚才吵些什么,嘴里训斥:“章导说话,你插什么嘴,没规矩。”

     曹佳顺应答了一声。

     章茹笑容微僵。

     大厅里不少人都是听到刚才争吵的,这个时候就算不能明目张胆地围观,一个个都竖起耳朵偷听。

     梁洲闲聊似的问:“章导说要叶言言放过谁?”

     章茹支吾,刚才那些话,用来欺负叶言言可以,拿到梁洲面前就成笑话了。

     没等她含糊其词,梁洲侧过脸,看到叶言言面色发白,眼眶红红的,心里说不出的滋味。他脸上虽然还挂着笑,眼里已经一丝笑意也无,直接问曹佳:“是谁让章导这么看重,特意跑一趟。”

     曹佳这时可顾不上小孔拼命眨眼的暗示,说:“她刚才说让言言放过顾沛东。”

     章茹急忙解释,“我是提醒他们注意现在的记者和舆论,万一闹出什么绯闻对前途不好。”

     梁洲刚才已经注意到站在几人之中的顾沛东,样貌在娱乐圈称得上拔尖,此时再看他一副桀骜张扬,却又极力隐忍的样子,心里大致已猜到几分。

     梁洲的眼眸幽深黑沉,藏着刀刃般的锋利。

     章茹无意识避开目光。

     “这是章导签下的艺人?”梁洲问。

     问的有些明知故问,剧组的工作人员没有人不知道,顾沛东是寰盛的艺人。

     这个时候,就是再迟钝的人,也恍然明白:这章茹气势汹汹过来找叶言言的麻烦,主要目的就是为了顾沛东。

     众目睽睽,章茹有些尴尬:“不是。沛东是我带出来的演员,所以多关心一些。”

     不少人偷偷瞄着顾沛东和章茹。这个圈子从来没有不透风的墙,众人想起了之前几年就开始流传的章茹的流言,偏爱帅哥,喜欢小鲜肉之类的,和眼下情况正好对应。

     顾沛东被明里暗里的视线刺得身体紧绷,心上某一处隐隐的疼,他死咬着牙,做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来,手背上崩起的青筋多少泄露出真实的心情。

     听到消息赶到大厅的马元进,看到这个阵仗有些意外,大步走到叶言言身边,嘴里一边咧咧:“这么多人围着干嘛,这是谁闹上门了,言言,别怕啊,哎,怎么眼睛都红了,谁欺负你了?”

     他嗓音之洪亮,整个大厅的人都听的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 章茹骤然脸色一板。

     叶言言和剧组工作人员到底还是处了一段时间的,大多数人都知道她平时礼貌周到,为人低调,听过刚才那段再稍稍一联想,不少人开始有些同情她。

     梁洲别有深意地点评一句:“章导对认识的演员真是关爱。”

     章茹面色说不出的难看,想发作又没有由头,说到底梁洲的每句话明面上都没有错处。这个感觉就像是刚才叶言言对上她。章茹心里冷笑连连,联想梁洲的举动和言辞,她嗅到一些不同的味道。

     梁洲不动声色对马元进甩了一个眼色。

     马元进一拍手,“哎呀,这不是章导嘛,”那样子像是刚发现似的,又接着嚷,“到宏成来了怎么不提前说,你是和大军约了吧,走走,我给你带路。”

     他一边说一边拉着章茹往电梯口走。

     章茹也想借着台阶下,顺势就跟着走了。

     “好了,没什么大事,”梁洲对导演致意,“只是个误会。”

     导演领会,马上拍手大声说:“还愣着干嘛,该干什么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 在场工作人员马上散开,一时间各忙各的,就是视线还是时不时遛过来。

     梁洲和导演低声说了两句,走回来对叶言言说:“我和导演说了,今天的戏份押后再拍,之前的进度不错,不耽误杀青。”他稍一停顿,语气柔和许多,“你受惊了,先上去休息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 叶言言早就被周围的视线弄得浑身难受,硬忍着心头的不适和尴尬说:“没关系的,我可以拍。”

     “还拍什么,”梁洲眉头微皱,“演员又不是铁打的,该休息的时候就休息。”

     曹佳上前拉住她的手,“你脸色不好,我们先上去。”

     两人相携,走过顾沛东的身边时,他身体一动,小心翼翼地看向她,嘴唇翕动,想说什么。

     曹佳使劲拉了叶言言一把,很快从他面前走过,没有给他开口的机会。

     梁洲看在眼里,等人走远了,忽然开口:“顾沛东?”

     顾沛东有些意外,默不作声看着他。

     “照理这些话不应该由我来说,”梁洲缓缓说,“在这一行,观众对女演员的要求比男演员更苛刻,稍有行差踏错就很难翻身。只是和你同剧组,无缘无故为你的私人感情买单,这种事下不为例。”

     他的语调很平常,不见刻意严厉。一旁听着的小孔却紧张的气都喘不过来,脊椎骨都跟着发凉,再看顾沛东脸色,也是难看的要死。

     “梁、梁总,”小孔声音发颤,“其实这事真的和我们东哥没关系……”

     顾沛东咬紧牙根,截然说:”你放心,我不会连累言言。”

     梁洲眉梢微挑,“目前最好的方式,还是保持距离。”

     顾沛东攥紧了拳头,“我说了,不会连累……”

     “漂亮话谁都会说,”梁洲打断了他,“说到和做到是两回事,照我看来,你连保护自己都很困难。”

     这一句无异于一记重拳,打得顾沛东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 梁洲并不在意他的反应,说完转身即走。

     小孔发现顾沛东面无表情,异常的沉静,心里着实捏了一把汗,轻声唤,“东哥?”

     顾沛东抬眼,声音黯哑,“没事。”垂下眼,掩去眼里那一层戾色。他没有想到,梁洲会带给他那么大的压力,这个男人,就算没有刻意表现出来,那种经过岁月打磨,锤炼而成,犹如锋刃一样的冷峻气势,让顾沛东有种压抑感,仿佛面对的是巍峨高山。他说的每一句话,都比其他人更犀利,更尖锐,直指中心,让他无处逃避,自尊被剥离的点滴不剩……

     他感到从未有过的挫败和难堪。

 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叶言言在休息室里坐着,曹佳小心翼翼,拉着她东扯西扯的,她几次说“已经没事了”,曹佳压根不信,眼睛全是“你需要安慰”的坚定光芒。

     没一会儿马元进推门进来,一边嘀咕着那老娘们真刁钻,一边安慰着她,见她似乎真的冷静下来,才语重心长又说了一番话。

     “你不要觉得委屈,今天给她一个台阶下,公司方面全是出于为你考虑,章茹混了这么多年,现在又自立门户,手里积攒了不少资源,要真是弄僵了没有回头余地,她狗急跳墙,回头矛头还是要对准你,你这刚有点起色,栽到她手上,到时候两败俱伤,你是台前,她是幕后,吃亏的还是你。听哥一句劝,咱们君子报仇十年不晚,等你哪一天成了大咖,有她后悔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 叶言言认真地听着,点头,“马哥,我懂。”

     马元进看着她乖巧的样子,心里还真过不去。跑到梁洲办公室,往沙发上一坐,连声叹气说:“哎呀你说那个小丫头,实在是乖的叫人揪心,看着她啊,我这心就一阵阵发慌,真想回头抽那个姓章的几耳光出出气,你说这不是什么不好的预兆吧。”

     梁洲斜睨他一眼:“要不要我帮你告诉曾蕾?”

     马元进听到媳妇的名字,一下跳起来,浑身的肉都跟着颤,“你这不是没事找事。这能一样嘛,我是说这丫头给我感觉像妹妹一样,哎呀呀,这圈子里这么乱,放她一个下去,肯定被啃的骨头都不剩一根。”

     梁洲接话,“那你给她保驾护航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 马元进眼珠骨碌碌一转,“你说真的?”

     梁洲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 马元进咳嗽一声:“我刚才可听见了,以后再有什么好资源,就先考虑那小丫头,你别心疼。”

     梁洲翻着文件,语气不耐烦,“滚滚滚,得了便宜还卖乖。”

     “滚就滚。”马元进笑嘻嘻的,打开门哧溜一下就跑了,完美诠释了什么是灵活的胖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