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20章 chapter20
    张寄燕被剧组工作人员叫住,介绍一位身穿休闲西服的中年男子给她:“这是梦幻星娱乐公司的经纪人,姓王,来找叶言言的,刚才跑了一圈也没见到人,你和她一个房间的,快打电话问问人在哪里吧。”

     听到前半句的时候,张寄燕的心跳都加速了,可是后面的内容又像冷水一样浇熄了她的热情。她拿出手机点击拨打的时候,无意识地闪过念头,希望没有人接听。

     铃声响了一段,真的没有人接听。

     “王先生,言言她大概走开了,您有什么事,如果不急的话我可以帮您转达。”

     见这个女孩直率开朗,王经纪人说:“我有事在身,不能久留,这是我的名片,劳烦你转达一下,如果叶小姐没有签约经纪公司,可以考虑一下梦幻星,有兴趣的话可以电话联系我。”

     张寄燕接过名片,看了好几眼,把人送走后,她看着名片有些发怔。

     其实第一次见叶言言的时候,她真的不讨厌这个女孩,甚至觉得可惜。她长得虽然不像丽娜那么艳丽,却自有一种温润美丽,笑起来还有醉人的酒窝,可是来演配角的配角,实在令人惋惜。她甚至有种同命相怜的感觉——可是很快这种感觉很快就被推翻了。

     叶言言第一次定妆,古装扮相极其娇美俏丽,剧组很多工作人员都感到惊艳。张寄燕很难形容当时的心理,酸酸的,苦苦的,还有一丝极其隐晦的不舒服。后来又发现,叶言言的演技很不错,甚至超过几个影视学院出来的新人。她多日来混迹于剧组中,原想打好关系,没想到却听到很多关于叶言言的消息,其中就有导演助理很看好她的评价。

     接着又发生了童宇诚微博事件,网上那些赞誉有加的评论让她心生嫉妒。

     一些经纪公司会定期关注一些剧组,发掘新人,尤其是没有签约的新人。张寄燕没有想到,这个机会这么快就来到,而且砸在叶言言的身上。她的胸腔里仿佛憋着一口气,闷得她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 “寄燕。”叶言言穿着戏服跑过来,问,“我去上厕所了,刚才你打电话给我?”

     张寄燕眨了眨眼,鬼使神差的把手背到身后,手心卷着名片捂成拳,笑嘻嘻地说,“我看今天这戏时间肯定要拖长,问你晚上要吃什么,我帮你去买。”

     叶言言叹了一口气,“煎的炸的烤的都不能吃,算了,我还是跟着剧组吃盒饭吧。”

     张寄燕看着她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连续几天拍了完颜萍和杨过交集的重头戏份,叶言言很快闲了下来。像她这样的配角,有时候换上戏服,等一天只拍一个镜头也是常事。幸好统筹比较细心,会在微信里提前通知,省去很多无谓的等待时间。

     叶言言计算了一下,剩下的戏份,除了后期群戏之外,还有一部分就是和耶律齐的对手戏。

     “叶言言。”头顶上有人喊。

     她正拿着手机和周茵发着微信聊天,抬头一看,丽娜拿着剧本,身后的助理亦步亦趋,脸上还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 “嗨,丽娜。”叶言言脸上有些茫然。

     “我们对一下台词吧。”丽娜脸色淡淡地说。

     叶言言一头雾水,郭芙和完颜萍还有对手戏吗?

     助理对她笑得热情又诚恳,在丽娜看不到的角度还眨了一下眼,颇有些恳求的意思,“是呀,叶小姐,今天下午丽娜戏少,你们对对台词磨合磨合。”

     叶言言照着两人要求翻开剧本那一页一看,都是郭芙的戏份。

     助理已经搬了一张折叠椅过来,让丽娜坐在她身边,然后说:“你们好好练习,我去给你们买杯咖啡去。”根本不给她拒绝的时间,一溜烟地就跑了。

     不知道一般配角遇到这种事会怎么反应。叶言言好气又好笑,再一看,丽娜已经低头认真看着台词那页打算开始了,她心里那一点点气也没有了,问:“从哪一段开始啊?”

     丽娜看了她一眼,似乎意外她答应的那么爽快,怔了一下才指着剧本上一段说:“这里。”

     两人开始对台词,这段戏是郭芙开始关心杨过,冷落大武小武的片段。叶言言替代了除郭芙以外的所有角色。其实对台词最大的作用是把台词背熟。丽娜显然对台词已经很熟悉,显然背后下过功夫,所以她主要是练习人物感情,并且要求叶言言也要带有感情的念台词。

     叶言言:……

     又对了一段,她很快发现了丽娜的问题所在。

     丽娜停下来,问:“你是不是觉得我台词发音有问题?”

     叶言言老实地点头。

     “是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 叶言言微惊,丽娜高冷形象深入人心,突然这么认真和好学,让人难以拒绝。她想了想说:“我也不是专业的,只知道一些皮毛,说的不对你不要放心上。”

     丽娜乌黑的眼珠专注看着她:“恩,不放心上。”

     “专业的台词,应该是从胸腔腹腔发音的,你像平时说话那样喉咙发音,气息会很漂浮。”

     丽娜拿出一支笔,刷刷的在剧本上写下。

     叶言言一瞥,还真是她的原话一个字不动,顿时有些汗颜。

     随后丽娜又问了几个关于发音的问题,叶言言在鬼娃压迫下练习了近半年的发音,算是小有心得。第一次遇到虚心请教的,回答了几个问题后发现丽娜都认真记录了,她也体会到一点为人师表的乐趣。

     两人一个愿讲一个愿听,气氛渐渐融洽。

     丽娜记录了大半页后合上剧本,忽然问了一句:“郭芙这个角色是不是很讨厌?她为什么砍了杨过的手臂?”

     今天叶言言是彻底当了一回指点迷津的高人,“郭芙还好吧。她跟着父母带军守城,虽然性格有些高傲娇蛮,但面对大是大非还是很明白的。至于她砍杨过的手臂,是因为很多误会造成的。杨过年少时疏狂偏激,做的很多事分寸没有把握好,最后造成这样的悲剧,不完全是郭芙的错。”

     “你说的和很多人不一样,观众都喜欢杨过不喜欢郭芙。”丽娜微微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 “还不是杨过长得帅,颜值挽救一切,”叶言言说,“你看那么多女人为他误了终生,他给郭襄办个生日宴,郭襄就做了一辈子尼姑——太悲剧了,一个幸福的小龙女身后,有那么多不幸福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 丽娜听得新鲜,一下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 助理拿着两杯现磨咖啡进来,见两人相处愉快,心放下大半,心里也啧啧称奇,他跟了丽娜半年,因为她那个面瘫脸不知道赔了多少不是,这还是头一回见到她和圈子里的同性相处的不错。

     “来来,叶小姐,尝尝这个,桃花拿铁,放心,只放了一磅糖。”他又递给丽娜一杯,然后活跃气氛地对两人说,“刚才我进来的时候,看到耶律齐的演员了。”

     郭芙的未来丈夫,完颜萍的暧昧对象,两人齐齐抬头看他。助理笑得意味深长:“章副导带着他熟悉环境,哎呦,那小伙子,长得真精神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