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52章 chapter52
    叶言言把手机还给他,手抵在额头,脸深深埋起来。

     梁洲恍然明白了,在她花猫一样的脸上扫了一圈,唇角忍不住略勾。

     两个小护士得了签名,在走廊口叽叽喳喳地讨论,不一会儿有好多人对着这个方向探头探脑。梁洲在手机上发了条讯息,然后两手一伸,把叶言言抱起放在轮椅上,说回车里等。

     回到保姆车上,叶言言从储物箱里翻出卸妆棉来,对着镜子擦去妆容,顺便把掉了一半的假睫毛从眼皮上扯下来,她心急了些,扯得赤牙咧嘴的疼。

     梁洲看她忙前忙后的卸妆,就怕她动到那只伤脚,观察了一会儿,忍不住说:“你别动了,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 叶言言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,手里捻着假睫毛,看着他眨巴眨巴眼睛,“梁老师?”

     梁洲口气平淡,言简意赅,“给我。”

     于是叶言言把卸妆的棉签化妆棉双手奉上。

     华人电影大满贯影帝亲手为她卸妆——这简直比任何一部电视剧的情节都要来的精彩,艺术来源于生活这句话果然没有讲错。

     她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念头像奔马一样撒欢乱跑。

     梁洲说:“坐好。”

     叶言言双手交叠放在腿上,端端正正。

     “眼睛闭上。”

     闭上眼的那一刹那,她陡然记起现在尊容是什么样子,一时万念俱灰,蔫了。

     女孩妆容经历汗水泪水,花的不成样子。梁洲心里当然什么想法都没有,先卸去眼妆缓缓撕下眼睫毛,用化妆棉蘸着卸妆油,手法纯熟地在她脸上缓缓打圈。等底妆乳化后,他拿着干净化妆棉擦去她脸上的剩妆。

     很多女星,上妆就像画皮,镜头前璀璨生辉,卸了妆能瞬间大变活人。

     幸好女孩不在此列,二十多岁,正是青春的大好时光,擦去脏污的妆容,露出的肌肤白皙嫩滑,连毛孔也瞧不见,与妆容完好时几乎不相上下。

     指心接触的到肌肤细腻顺滑,似乎还有些泛红,他只当她肌肤敏感,手上动作又轻了两分,等脸上全部擦干净。脸颊上两片绯红异常明显,原本心无旁骛的梁洲,有些微分神。

     李勤带着曹佳配好药,一路喊着热跑回停车的地方,打开车门上车。

     梁洲清清喉咙,说:“好了。”

     叶言言睁开眼,脸上潮热,拿镜子照了两眼,放下心来。可心里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别扭,接下来一路上都不敢去看梁洲,索性闭着眼佯装休息。

     到了酒店门口又是梁洲把她抱下车,叶言言不可避免地直视到他的侧脸,不禁感慨了一句老天对他真是厚爱。

     李勤弄来一辆轮椅,叶言言像伤残人士一样,一路被人推着走。

     在电梯口分别的时候,梁洲说:“先好好休养,戏份全部押后,等好了再拍。”

     回到房里,叶言言脚上包扎不能沾水,洗澡成了问题,只能用湿毛巾慢慢擦拭身体。

     曹佳让她在房里把戏服脱了。

     叶言言坚决拒绝。

     曹佳头疼地说:“就我们两个女人你担心什么,赶紧脱了吧。”

     她余光瞟过床上的鬼娃,还是摇头拒绝。

 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第二天顾沛东特意来看她,在房里坐了没一会儿,助理小孔就电话来催着走。他临走时对着她面色严肃地说:“以后拍戏的时候当心点,那个女人下手狠毒,你能躲就躲着点。”

     叶言言感激地对他笑,“这次多亏了你,谢谢。”

     顾沛东看着她,无意识搓了搓手,想说什么又忍住,最后道别说:“我的戏份已经杀青了,今天要走。你要是无聊,可以给我发消息。”

     叶言言满口答应,他放松的一笑,告别离开。

     接下来整整两周,叶言言除了去医院复诊,所有时间都在酒店房间内度过。曹佳替她打点一些生活所需,趁着她外出,叶言言和鬼娃讨论这次的事。

     鬼娃说:“苏晓媛心气高心眼小在业内是出了名的,没想到她胆子这么大。不过这次可真是惹错人了。”

     叶言言错愕的对自己指了一下,一脸疑问。

     鬼娃解释,“这是宏成今年重点项目,她弄这么一出,针对你事小,惹到梁洲王泽军面前才是事大。”

     “梁总和王导?不能吧,来者是客,苏晓媛毕竟是柯尘的招牌。”

     鬼娃咧嘴一笑,面目极其阴森狰狞,“等着看吧。”

     曹佳去剧组转了一圈,回来有些气愤的和她抱怨,原来苏晓媛的生日就在9月,柯尘组织了一次粉丝探班活动,声势浩大,来了30人的小团,今天在剧组里围着苏晓媛转,还开了一个小型派对,闹得特别起劲,夜戏部分不得不取消拍摄。

     “幸好你不在,那群粉丝一口一个女神,”曹佳边比划边说,“也不想想她们的女神心有多黑。”

     叶言言听得心头有些发堵。晚上刷微博的特意搜索了一下,苏晓媛的官粉团微博直播了探班的经历,其中还有一个提起苏晓媛的拍戏情况:听晓媛姐姐提过,新剧里面有个新演员,仗着背景深厚,为人嚣张,不把前辈放在眼里,最近因为拍戏走位错了受了伤,却想怪在姐姐身上,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人,背景到底有多雄厚?

     她看着那条微博,久久回不过神来,这是在说她?

     掰着手指算了算,最近受伤,还和苏晓媛扯上关系,除了她没别人了吧……

     鬼娃一脚踩上屏幕,说:“别看了,本来就是一群只知道附庸偶像的人,不用理睬。”

     叶言言郁闷极了,心里默默怨恨了下微博只有“赞”,没有“呸”的按钮。她一把合上屏幕盖,捶胸顿足了一番。

     鬼娃安慰说:“当了演员,你就要有面对网友和观众谩骂的心里准备。就算他们不认识你,依然可以打字评论来发泄不满。”

     叶言言声音低落:“即使他们根本不认识我,也不了解我的为人?”

     鬼娃深深看了她一眼,没有说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