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47章 chapter47
    叶言言没提防他突然来这么一下,两人距离突然拉近,她甚至可以看清他每一根眉毛,只是他的问题让她刚有些乱扑腾的心脏瞬间又冷静了下来,他不是怀疑她有什么心理毛病吧?

     拯救她的声音出现了,曹佳从酒店里出来,顺着大门落地玻璃走过来,隔着老远喊了一声“言言。”

     叶言言看过去,梁洲松开了手。

     小跑过来的曹佳近了才发现高大的身影居然是梁洲,一愣之后马上躬身,“梁总。”

     梁洲说:“她今天喝高了,快点回去吧。晚上女孩子在外面乱晃不安全。”

     曹佳如蒙圣旨,立刻上前一把扶住叶言言,拉着往酒店大门走,梁洲跟在后面。谁也不说话,一起进了电梯,安静的几乎能听见呼吸声。梁洲住在套房,楼层更高。电梯门开了之后,两个女孩齐声和他道别。梁洲看着叶言言,略微有些头疼,要说女孩的表现,真和马元进说的一样,乖巧伶俐,可她身上就像有层层蒙纱,藏着难解的谜团,让人很有一探究竟的冲动。

     “给她泡点蜂蜜水喝。”电梯合上前,他说。

     曹佳和叶言言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 回到房间叶言言洗了个澡,顿时神清气爽,刚出卫生间,曹佳就一杯蜂蜜水端到了面前。

     “你还真弄来蜂蜜水了,”她惊叹,“哪来的蜂蜜。”

     “这算什么,咖啡,蜂蜜,胃药,助理三宝。”

     叶言言笑了下,心想第三样还是不要用上的好,看看时间,她还是拒绝,“这个点了,不能喝甜的。”

     “君要臣喝,臣必须喝。”曹佳坚持。

     叶言言严格执行着鬼娃的形体训练大半年,早已习惯晚上不饮食,可经不住曹佳软磨硬泡,终于还是把蜂蜜水喝了,心里负担很重,她默默计算明天要跑多久才能对得起这杯水。同时,还有一道不容忽视的视线——

     “能不能别用视线扫射我了?”叶言言说,“有什么话就直说吧。”

     “那我可直说了,”曹佳坐到她的床边,“你和梁总怎么回事,我琢磨着气氛不对啊。刚才我下去,梁总的手……是不是环着你?哎呀,这事大发了,叶言言,老实交代,你是不是对圣上下手了,行啊,太有胆色了。不过这事你可不能瞒着助理和经纪人。真要有什么行动,你得要有智囊和后勤啊。现在不流行单打独斗了,那么多宫的娘娘眼巴巴瞅着呢……”

     叶言言听得头都大了,这一串里面怎么还夹着“圣上”“娘娘”的,“你是不是最近看宫斗剧了?”

     “别转移话题,”曹佳说,“好言言,我从刚才到现在,肚肠都痒了,你就告诉我真相吧,我发誓绝对不外传,嗯?”

     叶言言钻进被窝里,嘿嘿笑了两声,一手指戳在她脑门上,“就不告诉你,憋死你个小八卦。”

     曹佳一声哀嚎。

     正如王泽军预料的一样,韩菲离开后,苏晓媛跟着渐渐消停了,以造型化妆为主的工作人员仿佛重见天日。

     关于苏晓媛和韩菲的一段恩怨,叶言言也是后来和丽娜深入讨论时知道的。两人不仅仅是同期女演员资源抢夺那么简单。苏晓媛和韩菲年龄相近,参拍同一部电视剧出道,苏晓媛演韩菲的丫鬟,韩菲首先受到媒体关注。后来几年里韩菲处于半红不紫的阶段,苏晓媛因为参演一部青春电影很快窜红,在此后一部电视剧中,韩菲给她当配角,类似丫鬟的角色。而去年,韩菲因为一部电影,一部现象级电视剧,站稳了一线女星的位置,同一时期,苏晓媛却因为接太多商演和广告而没有作品面世,显得势弱。

     两人的经历比电视剧本身还精彩,简直堪称娱乐圈跌宕起伏的教科书,令人叹为观止。

     接着的两个月里,拍戏按部就班的进行着。随着故事的推进,叶言言开启了溶月boss模式。欺负女主角,欺负男主角、欺负其他所有看不顺眼的配角。明明在现实中是个刚签约的新人,但是在戏里却几乎是无敌的存在。

     叶言言在剧组里表现一向低调,从不和工作人员争执吵闹,脾气好是公认的。到了戏里,她扮演娇美,把偏执和狠毒演绎地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 在和女主角的几场对手戏里,原本苏晓媛只当她是个宏成要捧的新人,没怎么放在眼里。等到上戏一试,叶言言基础不错,对镜头的敏锐度很高,也把人物性格的层次感表现了出来。两个月下来,积累了一定的表演经验后,叶言言的表现更上一层楼,演技褪去了稚嫩感,渐渐圆滑老辣起来。

     苏晓媛一面感慨她进步巨大,一面又生出危机意识来,戏外对她态度总是冷冷的。

     叶言言却觉得很满足,时光之旅的客串阵容极其强大,拍戏期间她几乎见了小半个娱乐圈的人,半红不紫的就不用提了,微博女王贺敏也来客串了一把,近几年她的工作重心早就已经挪到了大屏幕上,这次能再回电视剧,纯粹是看和梁洲的私人交情上。贺敏并不是传统意义的东方美人,五官偏硬朗,身材高挑,是天生的衣架子,却格外有种时尚的魅力。她到影视基地的两天,苏晓媛也只能往后排。还有素有古装美人之称的尤舒静,情歌王子许焕等。

     第二个单元故事拍完,梁洲做东,把贺敏、许焕聚在一起吃了顿饭。能列席参加的只有导演,制片,还有主演两人。

     没过两天,一则关于“苏晓媛葛一鸣假戏真做,深夜约会”的新闻被炒的如火如荼,当天就推上了网络热门话题,照片拍摄的是酒店门口的葛一鸣手牵着苏晓媛。

     叶言言看到这则新闻时,整个剧组早就传开了。其实这段时间苏晓媛和葛一鸣走的近,在剧组内部根本不是什么秘密,等新闻一出来,也只是印证了部分猜测。

     叶言言原本以为两个公司人员会有后续公关动作进行澄清,谁知拍戏照常进行,制片和导演也全无反应。

     曹佳午饭时以一脸便秘的表情偷偷和她说:“刚才我听见梁总和制片在说绯闻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 叶言言马上四处张望了一下,确定身边没人后,问:“要澄清?”

     曹佳说:“澄清什么呀,你猜梁总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 “……”叶言言有些无力地看着她,“我要猜的到,现在你就该喊我叶总了。”

     “他说,没什么不好,以苏晓媛的地位,葛一鸣这个绯闻算是占便宜了,不用特别处理。”

     叶言言有些意外,转过头看看在另一边休息的苏晓媛和葛一鸣,两人不因绯闻而有所忌讳,坐在一张桌上吃饭,苏晓媛夹起什么,直接放到了葛一鸣的饭盒里,两人相视一笑,态度很亲密。

     “我在公司早就听说过,葛一鸣帅是帅,但是有个毛病,最容易戏假情真,每次搭档一部戏,都会和女主角产生感情。”

     叶言言听得汗颜,想起他问要电话号码的那出,幸好没有当真,不然就糗大了。

     过了几天,绯闻热度稍稍减退,突然横空一道新闻杀出,震惊了整个娱乐圈——“接北京朝阳区群众举报,某知名黄姓艺人聚众吸毒被捕”。这条新闻一出,横扫大小版面,不但是娱乐新闻,还是社会新闻。

     当天下午,黄姓艺人被披露是黄朝安,现象级电视剧不婚不爱的男主角。叶言言对这条新闻只看了个标题,到了剧组,发现工作人员特别忙碌,打听了一下才知道制片发了脾气。原来和黄朝安一起被捕还有霍敬严,时光之旅第三个单元故事的男主角。

     吸毒被披露,别说戏不能演了,以后的职业生涯都成了问题。这正好是时光之旅第二单元结束,第三单元要开始的时候,按计划下周霍敬严就该进组,现在却先一步进了看守所,留下一个巨大的窟窿等待制片方解决。

     梁洲等人连夜开会。几天之后,吸毒被捕的新闻热度还在,幸运的是半点没有波及到剧组工作。梁洲宣布先把后面的戏份提前拍摄,第三单元的角色会马上有人顶替进来。

     戏份提前之后,叶言言的第一场威亚很快就来到了。溶月花了几十年学会武功,第一件事就是向岳城炫耀。她要做的,就是在岳城面前从城墙上翻身而下,如树叶般轻飘飘落地。

     上威亚之前,动作指导千叮万嘱的就是要把握平衡。女演员因为体重比较轻,很容易在威亚上控制不住打转。

     叶言言深呼吸好几口,一遍遍催眠自己,可以的。

     不知道是准备工作做得好,还是心里建设很成功,跃下的动作完成很顺利。

     但是落下之后,离地面还有一小段距离的时候,她马上就体会到工作指导说打转的意思了,身体失重,分不清方向,突然不受控制地转动起来。

     她吓得脑子一片空白,动作指导说的措施一点没想起来。

     腰间突然被大力钳住,她惊魂未定的低头看着梁洲的脸,他两手高举,稳健而有力地抱着她的腰,语气沉稳地安慰:“别动,马上就下来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