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49章 chapter49
    顾沛东什么人,即使光线不足,只消看她的动作的神态,就猜到她在想写什么,哼唧一声,“怎么?抱了一下就动春心了?”

     “胡说八道。”叶言言有些恼。

     顾沛东说:“要说梁洲条件的确不错,现在是宏成的大老板了,真要搭上了,说不定就直接上电影了,何必还在电视里混个配角……”他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。

     叶言言的目光笔直对着他,脸色雪白,有一丝受伤的神色。

     顾沛东抿了抿春,马上说:“我开玩笑的。”

     “我和你什么关系,能开这样的玩笑。”叶言言讥笑了一下,“还真是能将心比心,你是拿自己的老路来套我呢。”

     顾沛东身体僵硬了一下。

     她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 越走越觉得气愤,他居然这样说,以为她在勾引梁洲,就为了在公司得到更多的资源——无语,无聊!难道在他看来,她就是那样不择手段想要往上爬的人,甚至不惜要牺牲色相。

     叶言言胸口一阵憋闷,走着走着发现自己迷了路,拿出手机找地图,屏幕上好几个顾沛东的未接来电。手指一划删掉记录,手机又响铃,按掉,终于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 打车回到酒店,顾沛东靠门的廊柱边,烟头火红的光亮一闪一闪,他低着头,微微长的额发垂在眼睛上,看起来有些不羁,更多的是一种颓废,仿佛年纪轻轻就已久经世事的沧桑。

     她停了下来,心里还有些生气,远远看着。

     他抬头的时候看见她,大跨步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 叶言言心想就算他道歉,她也要给他看两天脸色。

     谁知他第一句话是,“看不起我?我的第一个角色是靠抱大腿来的,你是靠钱买的。谁也不比谁高贵,也别笑话谁。”说完他还笑了两声,当着她的面把烟头一掐,转身走进酒店。

     叶言言气的噎住,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。

     他打了那么多个电话,特意等在门口,就为了反唇相讥这么一句话——叶言言只要一想到这个,就觉得起气都要匀不过来了。

     心情恶劣,一直持续到第二天。

     顾沛东正式到剧组报到,他长相好,嘴巴也甜,对谁都是笑嘻嘻的,标准新人的模样。凭着眉目俊朗,风流倜傥的皮相,一群配角姑娘被迷的晕头转向,到了午餐的时候,好几个借故靠近,助理拦也拦不玩。

     这个看颜的时代,太容易上当受骗了,叶言言在心里吐槽。

     拍摄休息的时候,王泽军对梁洲评论说:”这小伙子哪里找来的,少见的资质。”

     梁洲语气有些惋惜,“是个好苗子,可惜已经签了寰盛。听说寰盛内部已经有了培养计划,不然我还真想挖过来。”

     王泽军诧异了一下,“老何眼光真毒,寰盛旗下的男艺人都是他管的吧,前面有莫一杉,和你不相上下,后面带的童宇诚也成了气候,现在还网罗了这么一个。宏成男艺人这块还真比不上,我看投了这么多资源,葛一鸣也难挡一面。”

     梁洲淡淡说:“看这一部的效果,急也急不来。”

     王泽明在片场内环视一圈,说了一句,“这次挑选的小花不错,说不定有意外之喜。”

     叶言言下午有场戏份。

     彼时清朝早已覆亡,辛亥革命爆发后,革命党成立了临时政府。政局于乱世中呈现出短暂的平和,溶月混迹于歌舞团中,凭借优美的歌喉和姣好的容貌,成为上流社会的表演常客。

     在前两个单元故事里,溶月多次现身,男女主角发现了她的不平凡之处,可能和龙肉的核心秘密有关。循着她故意留下的线索,终于找到了溶月的踪迹。

     1937年,无论时局如何动荡,洋人开办的俱乐部内总是歌舞升平。

     溶月穿着一袭银线黑丝的高领旗袍,恰到好处的收腰,内修外敛,凹凸有致,从实木扶梯上拾阶而下,袍角下隐约可见的小腿到脚踝,精致而朦胧,淌出一段难以言喻的高贵写意,风流婉转。众人仰着头看着她,除了惊叹再无他语。

     穿着一身洋服的女主角问周围的人,“她是谁?”

     “电影明星,溶月。”旁边有人回答。

     女主角将信将疑,等着溶月走近,冲到她的面前,别有深意地问:“我们之前见过,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 苏晓媛穿着荷叶小西装配着蓬松的长裙,耳垂上一对光泽亮丽的钻石耳环,富贵而洋气的打扮,可是到了溶月面前,却无端觉得矮了一截。溶月一身简洁的旗袍,仅在脖子上搭配着一串珍珠项链,明亮的就像她的眼睛。

     “你们追着我来,难道不知道我是谁?”溶月唇角微微一勾,媚眼如丝,“我叫溶月。”

     王泽军看着监视屏,目光闪亮,忍不住说,“我有预感,这个女孩要红。”

     没有人应声,他侧过脸,梁洲盯着特写镜头看着,神色专注。

     站在工作人员堆里观影的顾沛东怔怔看着站在扶梯口的那个女人,久久回不过神。助手小孔年纪比他还小一岁,知道顾沛东和叶言言认识,忍不住赞叹,“东哥,叶小姐上镜之后完全变了一个人。不得了啊,看的我都傻眼了。”

     顾沛东全无动静,小孔又说:“这演技,啧啧,是科班的吧,惨了,东哥你演技不行啊,肯定要被比下去了。趁这两天好好去跟叶小姐学习学习,临阵磨枪不亮也光嘛。”

     “去。”顾沛东有些烦躁,“我什么时候靠演技了。”

     “那你靠什么?”

     “刷脸。”

     小孔无语,这也太tm不要脸了。

     看过男主女演包括叶言言的上镜表现,小孔陷入了十二分的忧愁当中,他最清楚顾沛东除了脸一无是处的本质,从中午磨到下午,要求他看剧本背台词,最好再和叶言言能对一对戏,顾沛东烦不胜烦。见他毫无反应,还没有进取之心,小孔铤而走险,亲自去找叶言言说对台词的事。

     顾沛东上个厕所回来看见小孔和叶言言说话,脸色瞬间就变了,一把冲过去,对准小孔的脑门一拍,“要造反了你。”

     小孔哀嚎一声,叶言言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 他余光扫了一眼,她还穿着那套黑色旗袍,银色纹路若隐若现,因为画着浓妆,不苟言笑的表情极为冷艳。他偷偷咽了下口水,“你今天有空吗?我们对下台词吧。”

     小孔看他,说话要不要这么傲气,你演技不行,是你在求人啊,大哥。

     “没空。”叶言言硬邦邦的说。

     顾沛东和小孔都沉默了一下。

     “昨天的气你还在生啊?”顾沛东说,“行了啊,我承认昨天说话过分了。”

     曹佳和小孔听见了,不知道两人发生过什么,一脸好奇,匆忙之中还互换了眼神。

     叶言言呕的要死,想起他昨天恶劣行径简直一句话都不想多说。

     “叶言言,我跟你道歉呢。”

     她猛地抬起头,“就你这个态度叫道歉啊。”

     “要怎么样你说,我做,”顾沛东说,“你别这么幼稚,就是吵吵嘴,我对你说的过分了,你还不是说话像刀子一样,戳心戳肺的。”

     叶言言听他前半句还算诚心,后半句立刻又暴露原形。

     她站起来要走。

     他一把抓住她的手腕,“去哪?”

     “厕所!”

     叶言言走了一段,发现他跟在后面,有几个道具组人员偷瞄着他们。

     “你跟着我干嘛?”

     “男厕所也往这走。”

     叶言言在厕所里冷静了一下,顾沛东是第三单元故事里的男主角,和溶月有好几场对手戏,那是除了岳城之外和溶月接触最多的异性角色——她要用冷静的、公事化的方式来解决。

     刚走出门口,就被顾沛东堵住了。

     她瞬间无名火起,刚才做的心理建设忘到九霄云外,“你有完没完,不约,我们不约。”

     顾沛东听到这句,嗤的笑出声,在她目光下很快脸色一正,说: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 叶言言一愣。

     他的表情很认真,眼神很诚恳,“我知道是我昨天说的过分了。吵架向来无好话,其实我没有那么想过你,真的。”

     她本来就是吃软不吃硬的性子,听他这么说,气消了大半,心又有些发软,反而局促起来。

     顾沛东又说:“我是昨天被你气到了,要扳回一城,所以口不择言。你大人不记小人过,别气了。”

     叶言言听着不是味儿,“怎么感觉还是我不对?”

     顾沛东笑了笑,“是我错,都是我错。”

     两人回到休息地,拿出台词开始对戏。小孔和曹佳见了啧啧称奇。

     顾沛东翻了几页,有些好奇,“我们之间有感情戏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