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54章 chapter54
    娱乐星闻的主持人看完现场戏份激动无比,回去之后马上找后期抓紧制作节目,计划在周末播放“时光之旅探班”节目。限制于节目时间规定,最后剪切了苏晓媛采访的部分片段,反而是叶言言的面访一点未切。后期人员和她再三确定,“这个是新人吧,切了苏晓媛的时间不切她的,说不过去。”

     主持人意味深长地笑:“有后面的这段现场拍摄,前面不切顺理成章。制片的意思也是这个,不然会这么大方给我们看现场,我估摸着是要捧这个新人。”

     后期看了全部拍摄片段,感叹:“这是宏成新人?还真有些门道,稍稍处理一下,简直可以当成片花。”

     探班节目的收视率一向不差,关于影帝梁洲回归小荧屏也是热门看点,一经播出果然引起轩然大波。

     观众们在看现场拍摄的片段时,视线忍不住就被溶月吸引过去。

     真如原著中描述的一样:女孩肌如白雪,鬓若堆鸦,两道秀眉,一双娇眼,从骨子里透出一股子妩媚清艳,尤其是用剑指着梁洲那一段,双目含泪,楚楚动人。

     娱乐圈里从未缺过美人,但近些年走马观花一样出现的不是缺少辨识度,就是匠气太重。

     叶言言扮演的溶月,坏的理直气壮,妖娆多姿,让人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 相比之下,躺在男主角怀里的女主角,善良正直,和以往电视剧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同。

     同一时间,电视剧前期宣传启动,放了不少剧照和定妆照出来,引来网络不少评论。

     妆容朴实的女主角很快被华丽多姿的众多配角淹没,苏晓媛原本俏丽的优势没有得到发挥,在二维空间里败得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 网上评论几乎一片倒:

     “苏晓媛这是得罪化妆师了吧,完全村姑嘛。”

     “艾玛,这电视剧的定律是,绫罗绸缎是坏人,乞丐穷酸是好人?”

     “溶月这妹子水灵啊,女主是用生命在烘托其他女配?”

     经纪人和助理想尽办法没有让苏晓媛上网看评论,没过几天,报纸娱乐版面刊登了时光之旅的消息,列举了众多大牌配角,重要角色都放了一寸大小的剧照,叶言言也在其中,苏小暖虽然是主角,最后也只有豆腐干大小一块,丝毫没有得到优待。

     柯尘方面反应迅速,立刻有补救措施,各种吹捧的文章出炉,但是抵不过剧照上美人的直面冲击,效果甚微。

     苏晓媛得知后气疯了,这些年她已很少在舆论媒体战中吃亏,这次明着被宏成摆了一道,可她理亏在前,也没有办法去讨说话,只能硬忍下来。

     叶言言明显感觉到之后的拍摄,苏晓媛疏离的态度,再也没有过分的举止。

     反而和梁洲的戏份叫人为难。

     他的演技纯熟,上镜时很容易就带人入戏。后期的戏份,溶月和岳城摩擦分析越来越多。往往导演宣布戏份结束,叶言言还沉浸在角色感情中难以抽离。对梁洲的感觉似怨似恨。

     这日因为取景的原因,拍摄时间延长,等最后一条拍完,早已经过了晚饭时间。

     梁洲对众人打招呼“辛苦了“,看到叶言言时说,“快去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 谁知她侧过脸,狠狠瞪了他一眼,又凌厉又风情。

     梁洲愣了一下,意识到她这个出戏困难的状态,一时真是怒也不是笑也不是,声音放柔,喊了一声:“叶言言。”

     声线又低沉又迷人,叶言言从恍惚的感觉醒过来,闹了个大红脸,躬了一下身,立马就跑了。

     梁洲看着她像只仓皇的兔子,慌慌忙忙的一溜烟逃跑,完全没有之前的气势,唇角勾起,忍不住想笑。

 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到了九月中旬,叶言言拍完最后一场戏,心里感叹,终于要结束戏里威风,戏外憋屈的状态了。

     曹佳和一众工作人员上前恭喜“杀青”。

     叶言言连连鞠躬感谢,忽然有只胖胖的手举到她面前,“恭喜杀青。”

     “马哥。”她有点惊喜,“什么时候来的?”

     “今天下午,来的时候你在拍戏,”马元进笑嘻嘻地说,“这次表现的很好,制片导演都和我夸你,好样的。”

     梁洲也走过来,“恭喜杀青。”

     叶言言对着他有点心虚的感觉,等意识到杀青之后就是分别,心底又有隐隐的不舍。

     梁洲说:“这四个多月辛苦了,你进步很快,演的很好。“

     同样的话,他说的比马元进说的要有份量的多。叶言言说:“是大家教我很多。”

     他目光下移,她穿着旗袍,纤细的脚踝上还有淡淡的伤痕。

     “以后还是要多注意,不要受伤。”

     叶言言心里一动,垂下眼,躬身:“梁老师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 不知为何,她这样有礼貌的举动,让他觉得自己平白长了一个辈分,笑了笑不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 叶言言卸了妆问马元进后期的工作安排,他说:“有两个平面广告,一组杂志,还有剧本在洽谈,这些你不用担心,先休息几天。我估计这部明年上了之后,反响好,你就可以当主演了。现在还要多跑几个剧组。不过,言言,知道我为什么跑这里来?”

     “不是来看我杀青的?”

     “这也是一方面,还有一点,你想想。”

     叶言言想了半晌,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 “你生日忘记了?”

     她恍然大悟,关在影视城里天天拍戏,她忙的都忘记了生日。

     “趁着还在剧组里,给你过个生日,把导演制片摄像都邀上,让后期给你做的美美的,懂不懂,这可都是资源。”马元进耐心的教导。

     叶言言看着他,眼眶微微泛红,“谢谢你马哥。”

     “客气什么,我是你经纪人,这点小事还用谢,”马元进反而有点不好意思,腆着肚子嘀咕,“哎,这实诚丫头。”

     第二天晚上,马元进组织了饭局,拉着剧组呼啦啦一大群人出来庆祝叶言言杀青。饭后又宣布一并庆祝生日,这时候大部分人都散了,剩下制片、导演和宏成几个主演配角,转战ktv去嗨皮。

     这一部剧前期宣传已经启动,效果极好。叶言言作为新人,在宣传中得益最大,已经有很多原著党在搜索溶月的扮演者,业内对这部剧里的几个角色一致看好。

     其他几个小配角,也都是宏成的艺人,现在还处在刷脸熟的阶段,对叶言言是又羡慕又嫉妒,趁着ktv狂欢,一个跟着一个前来敬酒。平时都是剧组混熟的,叶言言也不好拒绝,一上来就喝了好几杯,脑子立刻就有点犯晕。

     葛一鸣也举着酒杯来劝酒。

     马元进看见叶言言脸颊飞红,目光朦朦胧胧的,赶紧拦下来,“哎哎,小葛,怎么你也来敬酒。辈分不对啊,欺负我们新人是吧。”

     葛一鸣笑,“那换她敬我也是一样。”

     马元进暗骂一声小滑头。

     梁洲注意到这角落,忽然说:“一鸣,你明天还有戏,少喝点。”

     老板发了话,葛一鸣只好放下酒杯。

     这时叶言言朝他看过来,嘴里含糊地说:“你敬的酒呢?酒呢?”

     看她这傻乎乎的劲,马元进忍不住笑:“哎哟你这反射弧够长的。”

     众人几杯黄汤下肚,没过一会儿气氛就热了,包房里阶级观念也淡了许多。好几个配角女孩看看坐在转角的梁洲,在半明半暗的空间里,身姿挺拔,面目俊朗,心里那点小遐思小念想全一股脑地冒出来。

     趁着敬酒的功夫,已经有两个女孩坐到他身边,一口一个梁总娇滴滴的喊着。

     制片导演等已是见怪不怪,包房地方大,寻乐的寻乐,唱歌的唱歌。

     王泽军高歌一曲“大河向东流呀,天上的星星擦北斗呀……”慷慨激昂,忽然听到旁边有人摇手铃助兴,顿时高兴,转头一看,叶言言摇的欢快。

     “小叶,有品位啊。”王泽军还从未受过如此追捧,乐呵地停不住嘴。

     宏成内部早就是老相识了,谁还不知道他几斤几两,制片笑着揶揄,“都唱这样了,赶紧让他停,怎么还助上兴了。”

     等他一曲高歌完,一个配角女孩大胆地要求和梁洲对唱“因为爱情”。

     马元进和王泽军对视一眼,笑呵呵看热闹不说话。

     梁洲不置可否,到底没有落人的面子,拿起话筒,合唱起来。

     他声线低沉,多年娱乐圈混下来,唱歌不算拿手,也有业余水准,女孩有备而来,唱的婉转多情,颇具韵味。

     手铃又没有章法地响起,众人一看,叶言言看着屏幕摇的起劲,还评论,“不好听。”

     “哎我的姑奶奶,”马元进拉住她摇铃作乱的手,“大军的你说好听,这首你说不好听,你这什么品位这么反人类。”

     包厢里爆笑成一团。